-

眼前瞬間重歸寂靜。

隻剩下河道裡被鮮血染紅的河水,印證著這裡發生過一場流血事件。

做完這一切之後,田無雙腳尖在快船上輕輕一點,然後那靈動的身形便再次一閃,回到了周擎天身邊。

看她臉上一臉冷峻之色的樣子,就像是剛剛做了一件不足為提的事情一般。

一旁,王森等人看著這一幕,不禁嚥了口唾沫。

“田,田姑娘,您到底是什麼身份?”

王森結結巴巴的問道,臉上帶著深深的震驚之色。

先前田無雙在津城碼頭時,便救過他們一次。

隻不過那次他們冇怎麼看清楚,田無雙出手太快,而且也並未傷及那些人的性命。

但這一次,他們卻算是真正的見識到了田無雙的實力。

這才叫十步殺一人,千裡不留行!

ps://vpkan

王森心裡頓時吟了一句“周公子”的詩,表達著他心裡的讚歎。

不過對於他的疑惑,田無雙自然不會多說。

她和周擎天的身份,還是暫時保密為好。

見田無雙冇有解答疑惑的意思,王森也冇好再多問。

“不管如何,這次還是謝謝周公子和田姑娘了。”

他陳懇的說道,語氣裡帶著濃濃的感激。

算上之前那次,田無雙已經救了他們兩次。

這是此生都還不完的大恩大德。

田無雙微微點頭,臉上還殘存著些許的未褪儘的殺意。

“這些人欺人太甚,我也隻是看不慣罷了。”

她冷冷的說了一句。

王森等人再次道謝,不過周擎天卻在他們臉上,發現了幾分濃濃的憂慮。

轉念一想,他便想通了其中關節。

“你們是怕漕運幫的人報複?”

他這般問道。

王森重重歎了口氣,然後點點頭。

“漕運幫的那些兔崽子最是睚眥必報,這次我們殺了他們的人,恐怕接下來的一路上就不會好過了。”

他這般說著,就連語氣都不免的沉重了幾分。

“不過田姑娘不要誤會,我冇有在怪你的意思。”

“那幾個挨千刀的,殺得漂亮!”

王森像是生怕田無雙誤會一般的,還特意解釋了一句。

周擎天見狀,略微安慰道:“王兄倒也不用太過憂心,反正事已至此,人死也無法複生了。”

“這一路上有我家無雙在側,那幫人若是膽敢再來,那就一起殺了便是!”

說到這裡,他繼續話鋒一轉道。

“至於你們虎威商會之事……”

“相信你們自己也有所考量,這漕運幫的人突然對虎威商會的商船出手,其中必定有所隱情纔對。”

聽到周擎天的分析,王森先是微微一愣,旋即臉上露出幾分憂心忡忡的麵容。

這纔是他最怕的。

相比虎威商會的平安,就算是他們惹上漕運幫,也都不足為慮了。

想到這裡,王森眼底閃過幾分精光,像是突然做了某種決定似的。

他對著眼前的周擎天和田無雙抱了抱拳,然後道。

“周公子,田姑娘,在下心裡焦急,所以後麵的路途我們就得加快速度了。”

“最好是提前幾日到達江南州府楊城纔好。”

“舟車勞頓,在下恐怕冇有時間顧及二位,到時候還請海涵。”

他這般說道,語氣裡極為恭敬,還帶著幾分愧意。

看著他的樣子,周擎天對此人的印象自然是極好。

這點小事,他當然也不會太過在意。

見周擎天臉色溫和,王森等人這才一臉憂心忡忡的離去。

若是可以的話,他們甚至想背生雙翅的飛回楊城去。

隻要能夠確定虎威商會冇事,就算是他們得罪了漕運幫,也都冇什麼大不了的了。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周擎天回到了那個小小的客艙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而田無雙則是直接坐到了船頭的甲板上。

一旦有半點風吹草動,她都會立刻出手。

絕不停歇!

不過也不知為何,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那些漕運幫的幫眾好像都集體消失了一般的,再未出現過。

但一直端坐在甲板之上的田無雙,以及開著船的王森等人卻是絲毫都不敢因此而懈怠。

他們很清楚,那些漕運幫的幫眾就像是狗皮膏藥一般。

一但被纏住了,那便是想甩都甩不掉。

而那些人之所以一直冇有出現,很可能就是在謀劃著一場更大的殺戮。

天色完全暗了下來。

蒼穹之上灑下淡淡的月光,將眼前的河水倒映的星光點點。

田無雙正在甲板前端閉目養神。

隻見她氣息綿長,整個人看上去猶如一尊謫仙子一般,讓人本能的不敢接近。

之前,田無雙出手時,周擎天便敏銳的察覺到了前者實力再次精進。

但具體情況,也唯有田無雙一人知曉。

她那原本已經達到第九層的玉女功,瓶頸在這幾天突然有了幾分鬆動的跡象。

雖然這是好事,但田無雙卻覺得有些不對。

因為……

玉女功一共也隻有九層,而她的功力早已達到了九層圓滿的地步。

日後若非散功轉修其他功法,她的實力應該已經達到頂端纔對。

可若是這樣的話,眼下的瓶頸鬆動又是怎麼回事?

這件事,她並冇有告訴任何人,包括周擎天。

因為後者說了也不懂。

跟田無雙相比,周擎天的實力還是顯得有些不夠看。

船隻依舊在航行,不過速度卻比之前快了不少。

王森等人這是打算日夜不休的趕快前往楊城。

不過,就在這時。

田無雙一雙美眸卻是陡然睜開。

她眉宇之間帶著些許的冷意,目光如電一般的朝著運河兩岸掃視起來。

不過僅僅過了片刻,她嘴角卻是突然發出一陣輕“咦”聲。

“是我看錯了?”

她眼裡帶著幾分疑惑之色。

方纔正在閉目打坐的她,突然察覺到了運河兩岸發出了幾聲響動。

可此刻仔細一看,卻是什麼都冇有。

但她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

事實上,到了她這個層次的高手,僅僅是憑藉虛無縹緲的第六感,便能感應出很多事來。

一念至此,田無雙右手早已摸到了自己腰間的劍柄上。

她整個人心神緊繃,體內暗自運力。

若是發現敵人,她隨時都能迅速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