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捱了一巴掌,海靈兒低呼一聲,不過精緻的臉上卻毫無懼色。

“臥槽你瑪。”

看到這一幕,嶽無涯整個人瘋狂,當時眼睛血紅血紅,衝著閻飛嚎叫道:“閻飛,對一個手無寸鐵的女人動手,你**還算男人嗎?有種和我一對一?來啊...”

看到海靈兒臉上的五指印,嶽無涯隻覺得心都碎了。當時就要衝過來,隻是麵前被無數沙盜攔著,根本就衝不過來。

“嗬嗬!”

聽到嶽無涯的叫囂,閻飛冷笑一聲:“和你一對一?嶽無涯,你腦子冇病吧,在我的地盤上,你有什麼資格和我講條件?”

最後一個字落下,閻飛揮了下手。

海靈兒猜得不錯,閻飛從未想過要殺了她,這麼做,隻是為了分散嶽無涯的注意力。

嘩啦....

得到閻飛的示意,無數沙盜重振旗鼓,向著嶽無涯衝去。

看到這情況,嶽無涯緊握著霸王錘,再次和眾人激戰起來,不過心裡一直惦記著海靈兒,難免被分心。

很快,一旁伺機而動的寇天虎,找到機會大吼一聲,一掌向著嶽無涯後背打去。

“無涯哥,小心啊!”

看到這一幕,海靈兒嬌軀一顫,忍不住驚呼一聲。

感受到背後寇天虎突襲,嶽無涯臉色一變,當時想要閃避,隻是力量消耗太多,已經來不及!

砰!

下一秒,寇天虎一掌拍在嶽無涯身上,爆發出一聲沉悶。

這一掌蘊含著他十成功力,就聽到嶽無涯悶哼一聲,身影直接摔落下來,砸在大殿前的平台上。

噗!

落地之後,嶽無涯踉蹌著站起來,臉色蒼白,隨後噴出一口鮮血。

嶽無涯強忍著劇痛,冷冷環顧四周,最後目光落在海靈兒身上,心裡難受無比。

難道...真的無法救出靈兒了嗎?

此時的嶽無涯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丹田被寇天虎一掌震傷了,儘管不是很嚴重,但在這種情況下,想要救出海靈兒,簡直難如登天。

“好..”

看到這一幕,閻飛無比振奮,衝著寇天虎讚許道:“這一掌打得好,快殺了他,殺了嶽無涯,本首領必定重賞!”

“是,大首領!”

聽到這話,寇天虎和周圍的沙盜,齊聲應了一聲,隨即向著嶽無涯衝去。

“想殺我?來,都來吧....”此時的嶽無涯,受到重創之下,也是徹底失去了理智,當時拚命嘶吼,緊握著霸王錘,直接迎了上去。

再想到海靈兒落在對方手中,清白隨時會受到玷汙,嶽無涯幾乎瘋了。

然而...

飛鷹堡的沙盜,實在太多,加上嶽無涯又受了傷,冇幾個回合,嶽無涯速度越來越慢。

噗嗤噗嗤...

很快,寇天虎和幾名沙盜找到機會,長刀紛紛砍在嶽無涯身上。

霎時間,鮮血蜂擁而出,幾乎將嶽無涯整個人染紅,身子踉蹌後退幾步,隨時都要要倒下去。

“無涯哥!”

看到這一幕,海靈兒心痛至極,忍不住驚呼一聲,眼淚嘩嘩的掉:“你走,快走啊,不要管我了....”

海靈兒不停的哭喊著,眼淚像是斷線的珍珠,根本就止不住。

說真的,海靈兒和嶽無涯這些年經曆了這麼多事兒,早把一切都看淡了,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但此時此刻,嶽無涯渾身浴血的樣子,海靈兒實在不忍心再看下去,更不忍心見他死於非命。

畢竟,活下去纔有希望啊。

呼!

聽著海靈兒一遍遍的哭喊,嶽無涯腦子驟然清醒了一些,隨後偏頭看向海靈兒,露出一絲笑容:“靈兒,我真是冇用...”

話冇說完,寇天虎快速衝上來,大叫道:“囉裡囉嗦,去死。”大叫中,寇天虎一掌拍在嶽無涯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