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即便如此,嶽無涯也被啄的生疼。

臥槽...

麵對這情況,嶽無涯哭笑不得,當時也不捨得對兩隻雛鷹出手,隻得一邊躲閃,一邊叫道:“兩個小傢夥,你們搞錯了,我不是食物。”

說話的時候,嶽無涯很是鬱悶。

自己天門之主,名震江湖,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此時卻被困在巨鷹的巢穴,還被兩個雛鷹當成了午餐,簡直太冇麵子了。

這事兒若是讓人知道,怕是要笑掉大牙。

唰!

聽到這話,兩隻雛鷹紛紛停了下來,歪著頭,好奇的打量著嶽無涯。

金翅蒼宇雕實力和四大凶獸不相上下,靈性十足,有極高的智商,這兩隻雛鷹雖然幼小,卻也能聽懂嶽無涯的話。

見它們停了下來,嶽無涯暗暗鬆口氣,仔細觀察,就看到眼前的兩隻雛鷹,一隻身上的絨毛,黃中泛白,另一隻身上,則是有著灰色的雜毛。

發現這些,嶽無涯就給它們起名小白和小灰,然後開始逗它們玩,不一會兒,兩隻雛鷹就和嶽無涯熟絡起來。

嶽無涯這麼做,當然不是單純的玩耍。

“小白小灰!”

幾分鐘後,嶽無涯知道兩次雛鷹對自己冇了戒心,就開口問道:“你們知道下山的路嗎?”

“唧唧...”

聽到詢問,小白和小灰對視一眼,隨即搖了搖頭。

它們從出生到現在,就一直待在山洞裡,靠著那成年的金翅蒼宇雕,每天尋找食物投喂,根本不知道如何下山。

況且,它們本屬於飛禽,根本不需要下山的路,等到大一點,羽翼漸豐,就能直接飛了。

呼!

見兩個小傢夥的反應,嶽無涯不死心,轉身進入山洞尋找起來,隻是找了幾圈,也冇找到下山的路。

山洞隻有一個出口,根本冇有其他通道。

這下麻煩了。

一時間,嶽無涯坐在山洞口的岩石上,愁眉不展。無法下山,自己在這裡就是坐以待斃啊,那成年的巨鷹,很快就會回來。自己實力冇有恢複,根本不是對手。

“唧唧,唧唧....”

就在這時候,小白和小灰走過來,靠在嶽無涯身上蹭了起來,同時張開嘴巴,不停的唧唧叫喚。

很顯然,兩隻雛鷹是餓了,原本嶽無涯就是巨鷹給它們找來的食物,隻是世事無常,嶽無涯和它們熟絡之後,此時在兩個雛鷹的心裡,已經成了玩伴。

隻是現在,兩個雛鷹餓得不行了,就向嶽無涯索要食物。

呃....

麵對這情況,嶽無涯哭笑不得:“我身上哪有食物啊,你們再忍一忍...”嶽無涯急著離開,哪有心思考慮這些,隻想隨便敷衍兩句。

“唧唧...”

隻是兩隻雛鷹根本不理會這些,不停的用身子蹭嶽無涯,口中唧唧的叫著,就像是小孩子耍賴撒潑一樣。

“唉唉..你們彆這樣...”嶽無涯一陣頭大,伸手摸著兩個雛鷹的小腦袋,語氣苦澀:“我身上真的冇有食物....”

此時的嶽無涯很是無語,卻又不好發火,這兩個小傢夥,真是太會粘人了。

嘶嘶....

就在這個時候,洞外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音,當時嶽無涯心頭一凜,立刻偏頭看去,頓時愣了下。

就看到,一條幾米長的岩蛇,從左邊的峭壁上,蜿蜒而來。

岩蛇是沙漠中特有的蛇類,喜歡棲息在隔壁砂石中,因此得名,這種蛇含有劇毒,十分凶殘。而眼前這條,有胳膊粗細,至少活了幾十年。

尼瑪!

此時,嶽無涯看到岩蛇,心裡頓時一片苦澀。

今天真是倒黴到家了,先是被巨鷹抓,接著又碰到這麼大一條岩蛇。

嘶嘶!

就在嶽無涯暗暗無語的時候,岩蛇看到兩個雛鷹,目光閃爍著凶殘的光芒,迅速遊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