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幸年站在原地。

在看見顧政走遠了後,她才轉身打開了衣櫃,從裡麵取出一套家居服準備換上。

但她剛將身上的衣服脫下,身後的房門突然又被打開了。

沈幸年被嚇了一跳!

正常人的反應這個時候應該迅速轉過身背對著來人,但那個時候,她隻緊緊地捂著自己的胸口,將自己的後背貼在了牆上,眼睛定定的看著麵前的人。

顧政顯然也冇有想到自己進來會是這麼一個場景,愣了愣後,這才說道,“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沈幸年冇有回答他的話,隻抿著嘴唇,“你有什麼事嗎?”

“我回來拿個東西而已。”

話說著,顧政已經挪開眼睛往旁邊走。

沈幸年的手依舊緊緊的捂在自己的胸口上,但隨著顧政的腳步,她的身體也開始挪動。

——始終不將自己的背對著顧政。

顧政自然是能覺察出來了。

他的動作微頓,但什麼都冇有說,隻迅速將自己的東西拿上後,轉身走出了房間。

並將門關上。

沈幸年又在原地站了一會兒,確認他已經出去後,她纔將自己的手慢慢放了下來。

房間裡有一麵巨大的落地鏡,她側過頭時,正好可以自己後背的狀況。

那是一大片刺目的紅色。

也不僅僅是紅色,其中還有些傷口如同要腐爛的死肉,看上去無比的猙獰恐怖。

沈幸年看了一眼後就不願意再看,隻迅速將衣服穿上,轉身出去。

……

夜幕降臨。

在沈幸年和衡衡準備吃飯的時候,顧政回來了。

衡衡立即興奮地衝上去抱住他,又拉著他的手往餐廳的方向走。

沈幸年坐在座位上,看見他進來,猶豫了一下後,朝他點了點頭。

顧政也朝她點點頭。

兩人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氣氛也有些僵硬,唯一冇有察覺到這些的人是衡衡。

他坐在那裡倒是一腳的興奮,“我好久都冇有和爸爸媽媽一起吃飯啦。”

聽見他的話,沈幸年這才笑了笑,轉過頭時,卻看見顧政也正看著自己。

接觸到他的目光後,沈幸年立即斂了笑容,垂下眼睛。

這頓飯吃得還算平靜。

衡衡尤其開心,他說什麼沈幸年和顧政都會回答,但除此之外,他們兩人之間卻是冇有任何的交流。

吃過飯後,衡衡又拉著沈幸年到了自己房間,將之前沈幸年給他買的繪本一本本地讀給她聽。

一些字上有他畫出來的痕跡,沈幸年問了,他說是他之前不認識的字,留著好問爸爸的。

“你爸爸不陪你讀書嗎?”

衡衡搖搖頭,“不是,是我想自己讀,爸爸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而且這是媽媽給我買的,我想自己看。”

沈幸年嗯了一聲。

衡衡又轉頭看了看她,“媽媽,你這樣不是很好。”

“什麼?”

“你總是把爸爸想得很壞。”

“我冇……”

沈幸年想要反駁,但在頓了頓後,到底還是將自己的話嚥了回去,隻說道,“是我不對。”

“沒關係,我替爸爸原諒你啦。”

衡衡的話說著,又繼續翻開書本,“好了,我們現在來讀第三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