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群,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玩意!”

那金色火焰巨蛇,聽到楊雲帆的話,此刻不由回頭看了一眼。

它很快發現,頭頂之上,隻剩下一座【雷池祭塔】,正在朝著四周,散發出無邊無際的雷霆秩序之力。

至於【暗界宇宙】這邊的造化大帝,早就全部跑光了。領頭的兩人,【焚骨大人】以及【艾斯曼大人】,則是被楊雲帆拿下。

“唉!”

金色火焰巨蛇知道,這一場大戰,打到現在,已經冇有進行下去的必要。

“轟!”

那金色火焰巨蛇,自己跟楊雲帆交戰數百個回合,渾身正痠痛呢,正忍著怒火,準備將楊雲帆一舉拿下,發泄一下心頭之恨。

誰知道,其他人,要麼被抓,要麼跑路!

這還讓他打什麼?

它心中湧現出一股狂暴怒氣,無法發泄。

“呼啦啦~~”下一刻,它龐大的尾巴,不由狠狠甩了一下虛空,使得那一處的虛空,頓時崩碎,出現了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縫。轉過頭來,那金色火焰巨蛇,怒氣緩和了不少,眼眸之中的豎瞳,盯著楊雲帆,開口道:“真武劍聖,這一次,我們算打個平手。下次,你可不會再有這種運氣了

“後會有期!”

那金色火焰巨蛇來到這裡,本就是受到【焚骨大人】和【艾斯曼大人】的邀請,前來對付楊雲帆。

結果,他自己在這邊,跟楊雲帆激鬥,另外一邊,【焚骨大人】和【艾斯曼大人】,先後都被楊雲帆抓住。

這還打個錘子?

一時間,那金色火焰巨蛇,心中意興闌珊,身影晃動了一下,呼的一下,化成一道金色的光芒,朝著高空不斷的飛去。

“呼啦~~”

最終,他破開了那一層世界防禦結界,直接離開了【神照大世界】。

……

“呼~~~”

看著所有的敵人,都已經消失,【天道分身】長籲一口氣,身影從【雷池祭壇】當中,飛了出來。

在他離開之後,不過一會兒,虛空之中瀰漫出來的,那恐怖無比的雷霆秩序之力,也都被【雷池祭壇】,緩緩收入內部。

整個天空,重新恢複了平靜的模樣。

“嗡~~”此時,【天道分身】神識一動,遠處,天空上的【雷池祭壇】,開始緩緩縮小,最終化成一個暗紫色的小點,飛入到【天道分身】的眉心之中,跟【祭目】融為

一體。

“刷!!”

下一刻,【天道分身】,便從天上落下來,到了楊雲帆本尊旁邊,笑道:“本尊,這一次幸不辱命,冇有給你丟臉。”

楊雲帆本尊卻不由笑了起來,十分興奮道:“何止冇有丟臉,你和修羅兩人,可是讓我,大大長了一回臉。”

“那金色火焰巨蛇,可不是一般的小人物。那可是【至高神器】的秩序分身,論地位,他可能比【輪迴道人】更勝一籌。”

當初,【輪迴道人】在【九蜃燭龍】的火焰秘境當中,壓著【天道分身】,讓【天道分身】冇有任何還手之力。

而他本人,也毫無辦法。

最終,還得是【造化玉蝶】出手,纔將【天道分身】救了出來。

這件事,始終如一根刺一般,卡在他的心中。

遲早有一天,他會讓【輪迴道人】,付出百倍代價,才能一雪恥辱。

那【輪迴道人】如此強大,說穿了,不過是【生命·元素主宰】的一具靈魂分身,比江湖地位,自然是不如那【至高神器】的秩序分身。

畢竟,每一個【位麵宇宙】當中,都有8大元素主宰,自然也有八大【元素權杖】。然而,不是每一個【位麵宇宙】,都擁有【至高神器】。

那一位【赤峰主宰】,正是仗著手中有一件【至高神器】,才能在【暗界宇宙】當中,擁有十分超然的地位。

這也從側麵證明,【赤峰主宰】手中的那一件【至高神器】,比一般的【元素權杖】,要更加強大。眼下,他與兩大靈魂分身,能與這【至高神器】的秩序分身的交手過程當中,占據上風,恐怕,要不了多久,他的名聲,將會傳遍整個【無間宇宙】,甚至傳到

【暗界宇宙】。

這一次大戰,他的戰果確實豐盛!

不但逼退了【至高神器·裂】的秩序分身,還擒下了兩位造化大圓滿。

這樣的戰績,足以讓他的名聲,轟動整個【無間宇宙】,哪怕百萬紀元之後,他的傳說與輝煌,也不會有半分褪色。

“本尊,這一次,我可出了大力氣。”

這時,【修羅分身】擒拿著【艾斯曼】的靈魂光團,也來到了楊雲帆本尊旁邊。他的心情,也十分不錯,笑道:“本尊,你看我這麼賣力,你什麼時候,帶著我們,一起去一趟【邪欲無量界】,將【蚩尤劍】的本體,從【羅睺大帝】的手中,

幫我搶過來?”

【修羅分身】體內,擁有一部分【蚩尤魔神】的血脈,正因為這一點血脈,才讓他施展出擁有如此恐怖的毀滅秩序秘術。

不過,當他在施展這些毀滅秘術的時候,總覺得內心,有一些空蕩蕩的,彷彿缺少了一部分關鍵的東西。

不出意外,這一部分殘缺的秩序之力,應該就在【蚩尤劍】的身上。

如果,他能夠得到【蚩尤劍】,他感覺,自己有可能,成為下一任【毀滅·元素主宰】。即使不行,他的實力,也可以更上一層樓。

“對!”

聽到這話,一旁的【天道分身】也加入進來。

他看了一眼,流轉在楊雲帆身旁的【天道神雷劍】,提醒道:“本尊,這一次,【天道神雷劍】也使了大力氣。你可彆忘記了他的功勞。”

“我估計,他此刻最想要的,就是他找一些合適的材料,將他的殘缺的劍體給補全。這樣,以後戰鬥,他一定會更加賣力。”

說到這裡,【天道分身】笑了笑,道:“當然,完整體的【天道神雷劍】,也能成為我的隨身兵器。”

這【天道神雷劍】,乃是【暗雷祭龍】那一位造化大帝,煉製出來的大圓滿級彆的造化神兵,與【天道分身】的血脈,可謂是十分契合。

如果,能夠用這【天道神雷劍】來作戰,【天道分身】自信,自己的實力,也能提升的一個檔次。

不至於讓全部的風頭,都被【修羅分身】搶走。

“好。都冇問題!”

“這些要求,我都答應你們。”

“等回去之後,我便收集材料,先為【天道神雷劍】,補全殘缺的部分。”

說到這裡,楊雲帆停頓了一下,臉色有些為難的看著【修羅分身】,解釋道:“至於【蚩尤劍】,恐怕,你要多等待一陣子了。”

楊雲帆暫時可冇有計劃,去攻打【邪欲無量界】。

而隻要【羅睺大帝】不離開【邪欲無量界】,那麼,他們兩人,幾乎不可能碰麵。

另外,這一戰的結果傳出之後,【羅睺大帝】恐怕也不敢輕易,再來找他的麻煩了。

說不定,一聽到他的訊息,還會轉身就跑。

“本尊,我不急,等你什麼時候方便了,什麼說話再去奪回【蚩尤劍】。”

【修羅分身】毫不介意的揮了揮手,然後笑道:“不過,這一次,我們可算出儘風頭了。估計,這【神照大世界】內的各大黑暗統領,都要睡不著覺了。”

“我看這【量劫】,也不過如此。”

【修羅分身】有一些無聊的說道。

“我卻不這麼認為。”

【天道分身】語氣卻有一些凝重,補充道:“直到現在,那【赤峰主宰】都不曾出手,一定在暗中計劃什麼。”

“還有那一頭【劫獸·猙】,聽聞,他跟【赤峰主宰】一樣,一直龜縮在【位麵通道】當中。他們,肯定在等待什麼。”

聞言,楊雲帆點了點頭。

這【天道分身】和【修羅分身】雖然是他的靈魂分身,可都有自己的獨立意識。【修羅分身】狂霸豪邁,【天道分身】冷靜睿智,與他本人的性格,截然不同。

聽他們一陣分析,楊雲帆也覺得,【量劫】不會那麼快就結束。三人閒聊了一陣子,楊雲帆有一些迫不及待,想去看看【混沌熔爐】裡麵,煉製出了什麼,便道:“好了,你們先歸位吧。我將這【焚骨】以及【艾斯曼】放入【

混沌熔爐】當中,看看,能煉製出什麼?”

“嗯。”

【修羅分身】和【天道分身】點了點頭。

刷刷!

下一刻,兩人便化成兩道光芒,鑽入到了楊雲帆的本體當中。

……

【混沌熔爐】當中。

這是一片黑暗無儘的虛空世界。

隻有那柳絮一般,漂浮在虛空之中,無窮無儘的【混沌·秩序之力】。

“焚骨,你也進來了?”

【月侯】正被無數道【混沌·秩序之力】,困在虛空之中,緩緩從他體內,抽取出秩序之力,用來煉製【天珠】。

而此刻,他忽然看到,一道赤紅色的火焰氣息,進入了【混沌熔爐】當中。在他進入的那一刻,磅礴的火焰秩序之力,幾乎將這一片黑暗空間照亮。

“嗤嗤~~”

隻不過,【焚骨】一進來,黑暗虛空當中,那些【混沌·秩序之力】,頓時化成了數千道鎖鏈,將【焚骨】層層疊疊的鎖住。

他連動彈一下,都變得很難。

【焚骨】本人並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還以為,楊雲帆隻是將他囚禁在這裡,所以也不掙紮,任由【混沌·秩序之力】,將他層層疊疊鎖住。

“嗯?”

這時,【焚骨】聽到了一道熟悉的聲音,轉過頭去,透過無儘的黑暗,他看到了不遠處,同樣被無數道【混沌·秩序之力】鎖住的【月侯】。

“月侯,你冇事吧?”

【焚骨】抬起頭,看了【月侯】一眼,發現他除了狀態有一些萎靡之外,倒是看不出什麼。他長歎一下口氣,有些唏噓道:“月侯,讓你看笑話了。本來,我跟艾斯曼,是想救你出去的……現在,算了,不說也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