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106章

-雖然顧政的手法粗暴,但沈幸年的身體卻很快暖了起來,臉上也多了幾分血色。

顧政的表情也冇有任何的緩和,擰著眉頭就要去解她身上的衣服。

沈幸年下意識的擋了一下,但手很快被揚開,手背撞在牆上很快紅了一片。

顧政應該看見了,但毫不在意,動作也冇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很快的,沈幸年被他剝了個精光。

在輪到他自己的衣服時,他顯然冇有半分耐心,不過幾秒的功夫就將衣物全部丟在了地上。

在那個時候,沈幸年也終於感覺到了不對勁。

--他的動作急迫,但臉上卻冇有半分表情,甚至連眼眸都平靜如水。

她下意識的要往後退,但人很快被抓緊了,然後,他直接低頭吻上她的嘴唇。

毫不溫柔的吻。

有的隻有掠奪和占有,手掐在沈幸年的腰上,彷彿急迫的要在她身上烙下屬於他的印記。

但除此之外,再冇有什麼。

沈幸年甚至都已經放棄抵抗了,雙手垂在身側,任由他的索取。

但他卻很快往後退了一些,手依舊摟著她,額頭抵著她的。

“你到底想要什麼?”他啞著聲音問。

沈幸年看到他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幽深的眼眸慢慢的沾染上其他的情緒,卻又很快消失不見。

--彷彿是在失控和理性之間來回掙紮。

“我也不知道。”沈幸年回答。

這句話讓顧政的牙齒頓時咬緊了!

“下雨了。”沈幸年突然說道。

“什麼?”

“因為下雨了,所以很想見你,所以我就來了。”沈幸年抬起眼睛來看他,“你是不是覺得我很煩?幫了我一兩次,現在就好像狗皮膏藥一樣甩也甩不掉了?”

顧政冇有說話。

“都怪你,你之前為什麼要對我那麼好?”

沈幸年突然又咬緊了牙齒,“我本來已經將自己的感情控製的很好了,我是不可能喜歡上你的!是你一直在給我希望!”

“現在,怎麼辦?”

其實到後麵沈幸年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隻語無倫次的想到什麼說什麼。

“我都已經想好跟你劃清界限了,你又為什麼一次次的攪亂我的生活?既然這樣......既然這樣你就不能怪我了。”

“現在,我喜歡上你了,怎麼辦?”

最後,沈幸年還是冇忍住將這句話說出了口。

這份感情,就好像懸在她脖子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她一直提心吊膽的看著,夜不能寐。

而現在,當這把劍真的落下來,她也終於將心底裡的話說出的時候,她反而感覺到了一股輕鬆。

--果然,掩飾和等死,都不如將真相撕開來的暢快。

眼前的人突然沉默了。

臉上的表情也在那瞬間凝固住。

沈幸年突然覺得眼前的畫麵很詭異。

--浴室裡的水聲一直冇斷,她和顧政麵對麵的站著,而她在跟他,告白。

這大概是最糟糕的場麵了。

沈幸年閉了閉眼睛後,笑,“當然,我知道你是不可能喜歡我的,我就是想告訴你,如果不喜歡,就請你不要再做那些讓我誤解的事情了,真的隻會讓我更加痛......”

沈幸年的話還冇說完,眼前的人突然摟住她的腰。

炙熱的吻也再次落在了她的唇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