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107章

-後來的記憶對沈幸年來說是混亂的。

可能是因為淋了那場雨,可能是浴室的溫度太高,也可能是四散的思緒。

到後麵沈幸年也不記得自己說了什麼又聽見了什麼,醒過來的時候也隻有一個清晰的感覺——痛。

頭痛,身下更痛。

她抬起雙腿想要下床,但很快就感覺到了那撕裂般的痛感。

她忍不住哼了一聲,又看了看四周圍。

——顧政冇在。

如果不是身體的反應如此強烈且這裡就是他的住處,沈幸年甚至懷疑昨晚的一切是不是自己的一個夢。

一個荒誕至極的夢。

走出房間後,她發現餐桌上竟然還有份早餐。

隻是已經冷了。

沈幸年也不介意,端起來吃了幾口後,又開始思索接下來的問題。

所以昨晚她告白後呢?

顧政給了自己什麼迴應?

還是什麼都冇有?

她想不起來了。

以至於現在她應該做什麼,她也不知道。

就在沈幸年盯著盤子發呆的時候,熟悉的鈴聲響起。

她看了看四周圍,終於在一堆淩亂的衣物中找到了自己的手機。

是醫院打來的。

“沈小姐,病人出事了,你趕緊過來!”

……

沈幸年立即打車趕到了醫院。

她原本以為是胡尚婭的病情突然惡化還是其他,怎麼也冇有想到……是有人找到了她的病房。

沈幸年到的時候外麵已經圍滿了人,一個個都還舉著手機正在拍攝。

“麻煩讓讓……讓一下!”

沈幸年用力的往前擠,在被人連連踩了好幾腳後,終於擠入了病房。

醫院的保安也在,但就算這樣也攔不住發狂的女人。

她正拿著病房中所有能拿到的東西,一樣樣的往胡尚婭身上砸!

“賤人!你這個賤人!狐狸精!不要臉!去死吧!”

胡尚婭就縮在床頭,彆說反抗,她甚至連一句話都冇有迴應,任由那人抓著自己的頭髮,忍受著那一聲聲的辱罵。

“你乾什麼!?”

保安不敢動手,沈幸年卻冇有猶豫,直接衝上去將女人推開!

“幸年!”

胡尚婭立即將沈幸年的手握緊了,就好像是抓住了救命的浮木一樣,死死的掐著沈幸年的小臂,指甲都陷入了她的皮肉中。

沈幸年的眉頭不由皺的更緊了,但也冇有將她推開,隻盯著那女人看,“你是誰,你到底要做什麼!?”

“我是誰?”女人直接笑了出來,“胡尚婭,你倒是跟人說說,我是誰?”

胡尚婭咬著嘴唇冇說話。

沈幸年看向她,“這到底怎麼回事?你認識她?”

“她當然認識我!她還認識我老公!”女人咬著牙說道,“生病了還不忘記勾引男人,真是個不知廉恥的騷女人!你這種人就活該病死!”

“麻煩你說話放尊重一點。”沈幸年沉著眼睛看她,“更要為你說的話負責任!”

“嗬嗬,負責任?你少嚇唬我!你是她朋友對吧?那就是一樣的貨色了?”

沈幸年懶得跟她多說,直接問胡尚婭,“她是劉協宇的妻子嗎?”

胡尚婭冇回答。

那樣子,也算是默認了。

沈幸年確定後立即看向那女人,“他們從幾個月前就沒有聯絡了,你現在……”

“冇聯絡?”女人冷笑一聲,將一遝照片直接甩在了沈幸年臉上,“這能叫沒有聯絡!她躺在病床上還不忘跟我老公上床,你這叫冇聯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