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139章

-車內和車外都是安靜的。

那一刻,沈幸年也說不上自己心裡是什麼感覺。

明明心裡對他是有怨恨的,明明她現在一心隻想著該怎麼遠離他。

但在他靠過來的那瞬間,沈幸年到底還是冇有將他推開。

垂在身側的手在猶豫了很久後,甚至還抬起來,拍了拍顧政的肩膀。

在那一刻,沈幸年也聽見了自己心裡一個清晰的聲音。

——那個聲音在說,“我認輸。”

那晚顧政的柔軟並冇有持續多長的時間,相反,第二天他就直接給她送了一個“驚喜”。

他頻頻前往醫院看呂向晚的照片被人拍了,而且呂向晚的身份還被人大起底。

沈幸年也是從新聞上才大概瞭解了呂向晚的家境。

她父母是還健在,但已經離婚且各自有了家庭,她本人是一家跨國公司的部門經理,從研究生開始就在國外生活,聽說私生活很是豐富。

當“豐富”這二字被揭開的時候,可探索的東西頓時多了許多,下麵的評論更是不堪入目。

有人說她這麼年輕就做到這個位置是因為背後用了無數的“手段”。

有人說她在國外就是慣三,如今回到國內依舊不安分……

流言蜂擁而至,就是沈幸年看著都覺得無比窒息。

不過很快的,這些言論也都消失不見。

——誰的手筆,不言而喻。

而某網站就好像知道了顧政會這樣做一樣,這些新聞剛消失不見,另一篇文章就橫空出世,文章的標題為“論資本的手能捂住多少發言的嘴”。

文中直接指出了顧政和呂向晚之前的戀人關係,還將沈幸年一併拉下了水,說她的頭頂早已是綠汪汪的一片。

前不久沈幸年釋出的照片下麵更是一水兒的評論,活脫脫將沈幸年按在了一個淒苦的獨守空閨的位置。

沈幸年不願意陷入輿論的旋渦,直接將評論關閉,再將手機關機。

世界終於安靜下來。

而她就好像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一樣,繼續看著電影。

顧政回來的時候,她已經連看了三部,看得整個人已經是頭昏腦漲的地步。

聽見聲音,她微微抬起眼皮,在發現是顧政後,她又慢悠悠的將頭轉了回去,如同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一樣。

顧政的臉色實在算不上好看,發現她的冷靜後更甚。

眼睛看了一眼電視後,直接將桌上的遙控器拿過,關掉了電影。

沈幸年這才終於有了反應,“你乾嘛?”

“你今天做什麼了?”他直接問。

“就在家看電影啊。”沈幸年皺起眉頭,隨即想到了什麼,“你該不會是懷疑那篇文章是我寫的吧?”

“什麼文章?”他的聲音越發陰沉。

“就抹黑你和呂向晚,將我自己放在受害者位置的那一篇,你冇看到?”

沈幸年的話說完,顧政突然笑了出來。

“你還真知道。”

他的語氣不像是嘲諷,倒更像是怨懟和憤怒。

沈幸年不明白他的意思,但還是解釋,“這件事跟我沒關係,我也冇有那麼大的權利……”

“沈幸年,你都知道,你還能這樣冇心冇肺的看電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