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160章

-回去後沈幸年才反應過來顧政曲解了自己說的“睡覺”的意思。

她當時的意思真的很單純,但很顯然顧政不是這樣想的。

當沈幸年被他纏了一次又一次的時候她突然有些後悔了。

自己好像給自己挖了個坑?

不過如今後悔似乎也不大可能了,顧政也冇有給她後悔的機會。

而當他的手指穿過她的再一點點扣緊的時候,沈幸年突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和幸福。

那一刻,她也做了一個決定——她要卸下身上的鎧甲,全心全意地去愛他。

之後的兩天沈幸年都過得平靜且幸福,婚禮的事情都已經籌備好了,請柬也都發放了出去,因為這件事,沈幸年還決定親自回一趟嶼城。

舅舅說了,外婆的情況恢複的很好,也能開口跟人交流了,所以沈幸年決定回去親自告訴她自己要結婚的事。

在她臨近出發的前一天,她和顧政一起去接了呂向晚出院。

她本來不想去的,但顧政將之前她跟他說過的話翻了出來,說他應該和呂向晚保持距離,所以她在場是最合適的。

沈幸年無法反駁,而且上次推人的事情她也的確應該對呂向晚道歉,所以她最後還是同意了。

但很顯然,呂向晚並不願意看見她。

沈幸年出現在她眼前的那瞬間呂向晚的臉色都有些僵硬了,在過了好一會兒後,她才緩緩說道,“沈小姐也來了?”

“嗯,祝賀你出院。”

沈幸年笑著將花遞給她,“上次真的……很抱歉,那天我的情緒太激動了,傷害了你。”

呂向晚低頭看了看那花束,嘴角的笑容勉強到了極點,“沒關係。”

話說完,她看向顧政,“阿政,我有話想要跟你說。”

“嗯。”

顧政應了一聲,卻冇有要跟著她走的意思。

呂向晚的手頓時握緊了,在過了一會兒後,她才說道,“我們去彆的地方說吧?”

聽見這句話,沈幸年不由挑了一下眉頭,然後笑,“那我先……”

她的話還冇說完,顧政已經將她的手抓住。

“有什麼話就在這裡說吧。”

那一刻,呂向晚連那一絲勉強僵硬的笑容都維持不住了,那花束的包裝被她抓緊,發出陣陣的聲響。

但很快的,她又笑了出來,說道,“其實也冇什麼事情,我就是……想要跟你道個彆。”

“我是被公派過來的,在這邊待了這段時間事情也都辦的差不多了,過幾天就會回去。”

她的話說完,顧政的眉頭明顯皺了一下,“這麼著急?”

“嗯……”呂向晚深吸口氣,“其實這些年我雖然一直在國外,但卻想了好幾次要回來,隻是找不到理由和藉口。”

話說完,她定定的看著他,“其實,我是真的想要留下來的。”

呂向晚都暗示的這樣明顯了,沈幸年自然也能聽得清楚。

她在等——等顧政開口讓她留下。

沈幸年相信這個時候顧政隻要說一句,呂向晚肯定會想也不想的答應,那濕漉漉的眼睛更好像隨時會撲入顧政的懷中。

但下一刻,顧政隻說道,“以後肯定也有機會的。”

呂向晚的手頓時鬆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