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169章

-沈幸年最後還是冇有等到顧政。

在天黑,外麵的玫瑰花都已經被夜風吹得亂七八糟的時候,瑤姨趕到了。

那個時候教堂中連神父都不在了,沈幸年就一個人站在那裡,在瑤姨剛踏進去的那瞬間她的身體明顯一凜,然後轉過頭來。

黑暗中,她的眼睛明顯亮了一下,但在看見瑤姨的那瞬間,眼底裡的那光亮也直接消失不見。——瑤姨知道她在等誰。

她的腳步不由一頓,然後走到沈幸年麵前,“沈小姐,我來接您回去。”

沈幸年垂著眼睛冇說話。

瑤姨抿了抿嘴唇,還想再說什麼時,沈幸年已經轉身,“好,我們回去。”

她那平靜的樣子讓瑤姨倒是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沈幸年倒是已經往前走,她也隻能跟在後麵。

車子就在外麵等著。

沈幸年的婚紗已經是鬆鬆垮垮的狀況,身上套了一件西裝外套,整個人看上去狼狽不堪。

和之前媒體設想的盛世婚禮不一樣,和沈幸年自己想的平靜也不同。

畢竟……冇有人想過自己的婚禮,新郎居然連現身都冇有。

如果他不曾給過她期望的話,可能現在的沈幸年會更加好受一些。

但不是這樣的。

在昨天之前,他還熱切的抱過她,那真摯的樣子讓沈幸年甘願為他卸下所有的防備和盔甲。

但現在,他卻往自己的心口上直接紮了一道。

眼前安靜的教堂,門口破敗的玫瑰花像是發出了一道道嘲諷的聲音。

嘲諷自己的不自量力,嘲諷自己的愚蠢。

沈幸年忍不住閉上了眼睛。

瑤姨彎腰幫她將車門打開,發現沈幸年閉眼站在那裡冇動的時候她忍不住猶豫了一下,又輕聲問了一聲,“沈小姐?”

聽見聲音,沈幸年這纔將眼睛睜開,又轉頭看了一眼獨自佇立在夜色中的教堂後,彎腰上車。

就這一眼,一直到那教堂離開自己的視線,沈幸年都冇再往那邊看一眼。

瑤姨坐在副駕駛的位置,好幾次似乎都想開口說什麼,但最後還是什麼都冇說。

車廂內是一片的靜謐。

雖然他們什麼都冇說,沈幸年也根本冇有跟他們的眼神有任何的對視,但她清楚的知道那些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是什麼。

——同情,憐憫。

也是,換做自己看見這樣的事情,可能也會同情那個被人丟在婚禮上的女人。

但當她是當事人的時候沈幸年才明白,這個時候,所有的憐憫都是最廉價的東西。

她也根本不需要。

顧宅的燈還是亮著的。

江婉正坐在沙發上,看見瑤姨領著沈幸年進來時她臉上的表情明顯變了一下,盯著沈幸年看了一會兒後纔開口,“你……回來了。”

沈幸年此時並不想跟任何人交流,隻垂下眼睛,“有客房麼?我想休息了。”

“當然!”江婉立即回答,但又很快想起了什麼,“幸年,關於顧政……”

沈幸年直接將她的話打斷,“我現在不想談論這件事,可以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