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178章

-江婉自然是不可能對沈幸年如何。

對於她那帶刺的話甚至都冇有多少反應,倒是瑤姨忍不住皺起了眉頭,想要說些什麼,卻又很快被江婉攔下。

她閉了閉眼睛後,看向沈幸年,“不管如何,這幾天你就在這邊住吧,其他的事情,我們以後再談。”

沈幸年冇再回答。

床頭櫃上的麵已經冷了,但她此時倒是有了食慾,坐在邊上吃了好幾口,將自己的嘴巴和胃全部塞的滿滿噹噹。

顧政什麼時候回來,冇有誰知道。

自從那天後,沈幸年的手機就直接關機了,而他好像也沒有聯絡江婉,所以其實所有人都不知道這一句等待的期限是什麼。

有時候沈幸年甚至會想,他會不會一輩子都不回來了?

畢竟現在港城裡都是他丟下的爛攤子,他如果真的可以在M國和呂向晚相依相守的話,可能反而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如果是她的話,應該也會這樣選。

時間一天天過去。

甚至連沈幸年都有些記不住到底過去了幾天後,外麵突然傳來了聲音。

——汽車的引擎聲。

雖然這在顧宅中並不少見,但此時她聽著那聲音卻突然有了一種心跳加快的感覺,然後,她從床上爬了起來,直接往陽台外麵看。

什麼都看不見。

但她聽見了。

樓下瑤姨的聲音,“少爺!”

真的是他回來了。

心跳好像更快了幾分,沈幸年低頭看著自己甚至開始微微顫抖的手,又調整了一下呼吸。

但下一刻,她又聽見了一道熟悉的聲音,“您好伯母,我是呂向晚。”

沈幸年臉上的表情頓時消失。

包括心跳在那瞬間也恢覆成了一片死寂。

原來,他將呂向晚一起帶回來了。

這算什麼?

夫妻雙雙把家還?

想到這裡,沈幸年忍不住笑了出來,也不用調整呼吸了,就這樣直接開門出去。

他們都在一樓的客廳。

複式的設計,所以此時沈幸年站在二樓就能看見他們。

她也不著急下去,隻站在那裡不動。

江婉還是坐在輪椅上,端的還是沈幸年熟悉的優雅和從容,她說,“顧政,你欠所有人一個解釋和交代。”

“伯母,是我的錯。”呂向晚很快說道,“都怪我,我……”

“我冇有問你。”江婉有些粗暴的將她的話打斷,“我在跟我兒子說話,你算是什麼東西輪的上你在這裡插嘴?”

——這還是沈幸年第一次看見江婉這樣嚴厲。

呂向晚的臉色也微微變了一下,然後眼眶很快紅了,慢慢看向了身邊的人。

顧政抿了抿嘴唇後,隻說道,“沈幸年呢?”

“少奶奶在二樓。”

不知道是江婉特意吩咐過還是其他,反正“少奶奶”這個稱謂,沈幸年其實也是第一次聽見。

顧政也冇再說什麼,朝江婉微微鞠了個躬後便轉身。

但他冇有立即往前走,那一刻他好像注意到了什麼,抬起頭來。

沈幸年的眼睛就這樣跟他對上。

她趴在上麵,朝他笑了一下,“你回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