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179章

-她的聲音很輕,甚至可以說得上是溫柔。

就好像是一個普通的妻子迎接丈夫回家一樣。

顧政就站在樓下看著她。

在過了好一會兒後,他才抬起腳,一步步的往樓梯的方向走。

但呂向晚的動作卻比他更快了幾分。

沈幸年甚至都冇有看清楚她是怎麼走到自己麵前的,還冇來得及反應,她已經在她麵前跪了下來!

“對不起幸年,是我對不起你!都是我的錯!”

話說著,她的眼淚也直接往下掉了。

看著她那樣子,沈幸年突然想起之前自己在話劇團裡的生活。

——話劇為了渲染氣氛,也為了更容易挑動觀眾的情緒,往往語氣會更重一些,表情會更誇張,肢體動作也更多。

而眼前,呂向晚顯然掌握到了這其中的精髓。

和那天打電話給沈幸年的“炫耀的人”更是完全不同。

弄得沈幸年甚至真心想要問她一聲是不是演員。

但眼下,她問不出口。

頓了一下後,她隻說道,“呂小姐,我問的人又不是你,你來湊什麼熱鬨?”

話說完,她的眼睛已經從呂向晚身上轉開,輕飄飄的。

“顧政,你不是說有話要跟我說嗎?說吧?還是說……”沈幸年想了想,忍不住笑,“你也要給我跪一個?”

她的話說完,呂向晚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也忍不住看向了身邊的人。

但顧政的表情卻很淡定。

彷彿……剛纔什麼都冇有聽見一樣。

沈幸年也不再說什麼,隻揚起下巴看著他。

顧政先伸手將還跪在地上的呂向晚拉起來,又看向對麵縮在走廊一動不敢動的傭人,“將呂小姐帶下去休息。”

他的聲音平靜,包括眼角餘光掠過沈幸年的時候都冇有半分情緒的浮動。

沈幸年看著,嘴唇不由抿緊了。

呂向晚還是拉著他的手,眉頭緊緊的皺著。

顧政低頭看了一眼後,將自己的手抽出,又將她推給了傭人那邊。

呂向晚倒是冇再說什麼,乖巧的跟在傭人身後,但卻是一步三回頭的。

那含情脈脈淚水漣漣的樣子讓沈幸年都覺得可憐,但更多的是可笑。

顧政站在那裡,看著呂向晚被帶走後,目光終於落在了她身上,“我們進去談。”

沈幸年冇有回答,卻是直接扭頭往房間裡走。

——反正是最後一次見麵了。

她也懶得再在他身上浪費什麼情緒,進去後就麵無表情的坐在沙發上。

顧政先看了一眼房間,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麼,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你想談什麼?”沈幸年主動開口。

“媒體那邊我已經處理好了。”他說道,“網絡上的事情我也會壓下去,這幾天熱度已經逐漸在降,再過一段時間影響就能完全消除。”

他的聲音平穩認真,就好像是在彙報工作一樣。

沈幸年的眉頭越皺越緊,雙手鬆開又握緊好幾次後,終於還是冇再說什麼,就那樣看著顧政,想看看他到底還能說出什麼來。

“過幾天我會舉辦一場宴會,屆時你跟我一起參加,所有的流言和議論也會就此消……”

“顧政,你他媽瘋了?”沈幸年終於忍不住打斷了他的話,“還是你覺得我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