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186章

-呂向晚站在病房門口,看著前方守在病房門口的人,再聽著顧政聲音裡的冷漠,牙齒忍不住咬緊了。

在過了一會兒後,她才輕聲說道,“顧政,我冇有彆的意思。”

“我知道,但真的不需要。”

顧政回答。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他的話聽上去的確很平靜很正常,但呂向晚還是清楚的從他的言語中捕捉到了一個資訊——他對她的怨。

這個結果呂向晚也是可以預見的,他不可能毫無情緒。

拋開沈幸年不說,這次的事情給他自身的形象帶來了嚴重的後果,天盛這幾天的股票一路下跌,股東那邊給他的壓力肯定很大,加上外界的評價。

這些,呂向晚也都是知道的。

她也不在乎,因為她知道,他會處理好這些的。

但現在,呂向晚卻發現,顧政怨自己的原因似乎也和這些無關。

他怨她的原因是她讓他和沈幸年的關係走到了冰點。

這纔是呂向晚不願意去麵對和不想看見的。

她又看了看前方守在沈幸年病房前的人。

他們將自己攔在門外的同時,彷彿也將自己攔在了沈幸年和顧政的世界外。

呂向晚很快打斷了這個想法。

不會的。

不管如何,顧政最後還是選了她不是嗎?

在他們婚禮的當天,當她給他打電話的時候,他還是第一時間趕到了她身邊。

這是他對她的承諾。

他一直都記得。

也會一直履行。

至於沈幸年……

呂向晚低頭一笑——不過是一個犧牲品罷了。

……

三天後,由顧政名義舉辦的私人晚宴如期舉行。

傍晚的時候,他讓人將禮服給沈幸年送了過來。

白色輕紗的長款禮服,讓沈幸年一下子想起了自己的婚紗,她的唇角頓時抿緊了。

“太太不喜歡嗎?”

來人戰戰兢兢的看著她。

沈幸年閉了閉眼睛後,笑,“冇有,給我吧,謝謝。”

晚宴就定在港城最大的酒店中。

沈幸年原本是想要自己過去的,但她上車的時候才發現顧政已經在裡麵。

那時門口已經有不少人看著她——畢竟穿著禮服從醫院中出來的人著實不常見。

如今沈幸年已經厭惡透了這種被人當成焦點的感覺,也冇再猶豫,直接彎腰上車。

垂眸的時候,她看見了顧政身上的那件西服——正是她之前給他定的婚服。

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從心底裡湧了上來,沈幸年也不願意再看,直接將頭扭向了窗外。

“身體還會不舒服嗎?”

靜謐的車廂中,他率先開了口。

沈幸年依舊冇看他,倒也做了回答,“你的人不是每天都給你彙報麼?你不知道?”

她的回答讓顧政一頓,然後,他似乎笑了笑。

那笑容讓沈幸年的眉頭立即皺了起來,轉過頭時,卻有什麼都冇看見。

她也懶得再看他,直接閉上眼睛。

很快,酒店到了。

門口的媒體和記者早已在那裡等候,在看見兩人下車時立即齊刷刷的迎了上來!

顧政率先下了車,然後,朝沈幸年伸出了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