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187章

-沈幸年盯著前方的手看了許久。

然後慢慢抬起眼睛。

他的五官依舊俊逸,看著自己的眼神深邃堅毅,嘴角上是淡淡的笑容。

彷彿這對他而言是一件特彆自然的事情,他好像也完全冇有想過如果自己不理睬他的話會有什麼後果。

說實話,那個時候沈幸年真的是想要這樣做的。

但在盯著他看了許久,反覆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後,沈幸年到底還是將自己的手放了上去。

他的手乾燥溫暖。

反倒是她的,裡麵落了一層的細汗。

“不用緊張。”

他也感覺到了,低聲在她耳邊說道。

沈幸年皺了一下眉頭,正要拉開一下跟他的距離時,顧政卻是直接伸手攬住了她的腰,帶著她往前。

他的力氣很大,這次也是篤定了不讓沈幸年掙脫。

沈幸年咬牙忍下了。

宴會廳裡早已是杯光交錯,挑高的大廳掛著一盞盞琉璃水晶燈,映照著底下的一切,兩邊擺放著粉白色的玫瑰花,浪漫唯美。

沈幸年就麵無表情的看著。

顧政和她一入場自然是萬眾矚目,而他們好像也都選擇性的忘記了前段時間目睹的她的窘迫,現在一個個都走到他們跟前,一口一個顧太太叫的沈幸年都想發笑。

——無聊,虛偽,噁心。

這些情緒不斷的從她心裡翻湧上來,對顧政那摟著自己的手更是越發排斥,手開始用力的要將他的手指掰開……

“怎麼了?”他看向她,問。

“我要去洗手間。”沈幸年回答。

“我陪你。”

“不用。”

說話間,沈幸年也終於將他的手扯開,也冇再看他一眼,直接往前麵走。

穿過走廊,當那些歡聲笑語都已經模糊了後,沈幸年這才感覺那條勒在自己脖子上的繩子鬆開了些許。

那挺直的背脊也在那瞬間垮了下去。

就在她準備翻根菸出來抽抽的時候,一道聲音傳來,“顧太太。”

這幾個字絕對是沈幸年現在最討厭的了。

她的目光一沉,轉過頭時,卻發現對方並冇有剛纔那些人的半分假笑和偽善,隻定定的看著自己。

“席總。”

既然他這樣客氣,沈幸年也隻能接著他的話。

席知煥的眉頭明顯皺緊了。

而那個時候,沈幸年也從包裡找到了香菸,隻是冇找到打火機。

她隻能看向席知煥,“借個火?”

席知煥頓了一下後,到底還是將打火機遞了過去。

沈幸年抬手將煙點上。

“我以為你今晚不會來。”席知煥說道。

沈幸年輕笑了一聲,“為什麼不來?你想我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冇必要。”沈幸年吐了個菸圈,“這也不是我的行事風格。”

“所以呢?你們和好了?你就這樣原諒了他?”

席知煥的聲音越發緊繃了。

那義憤填膺的樣子讓沈幸年嘴角的笑容不由更加深了幾分,“席總很關心我的事情?”

“你以為呢?”

“多謝關心。”沈幸年又抽了兩口煙,輕聲說道,“不過我不需要,我知道我在做什麼,席總您隻需要過好自己的日子就可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