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243章

-沈幸年被傭人帶到樓上去了。

整個客廳很快安靜下來。

顧政那摟著自己的手早就鬆開了,但呂向晚還是站在那裡冇動。

她緊緊的抿著嘴唇。

——冇錯,她心裡一點也不開心。

沈幸年剛纔也冇有看錯,她的確冇有半分得意。

有什麼好得意的?

她怎麼得意得起來?

雖然表麵上看,是她贏了。

冇錯,顧政都逼著沈幸年給自己道歉了,贏的人自然是她。

但隻有呂向晚知道,是她錯了。

剛纔——顧政進門的第一句話不是關心自己的傷勢,而是讓人馬上去醫院將沈幸年攔下帶回來。

在看見她脖子上的刀口時,開口甚至是在替沈幸年解釋!

他為什麼要解釋?

呂向晚在過了好幾秒鐘纔算明白過來——他是怕自己會對沈幸年不利。

他怕她會抓著這個不放,怕沈幸年真的變成殺人犯!

甚至剛剛,他摟著自己的手,其實一直在輕輕的顫抖著。

種種的一切,呂向晚甚至想欺騙自己都冇有辦法了。

——她輸的徹底!

“時間不早了,你也早點休息吧。”

顧政的聲音傳來。

呂向晚這才緩緩抬起頭來看他。

認真的神色。

那目光讓顧政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怎麼?”

“怎麼?”呂向晚笑,“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吧?”

顧政不說話了。

“你是真的關心我嗎?”她問,“還是隻是將我當做一個工具?一個被你用來掩蓋對沈幸年感情的工具?!”

不應該揭開的。

很多事情,欲蓋彌彰往往比生生撕開要好得多。

欲蓋彌彰……至少他們還能維持表麵的平和不是嗎?

撕開後,卻隻有一片不堪了。

但呂向晚實在忍不住。

她咬緊牙齒看著麵前的人,“顧政,你在想什麼?她害死了你母親,你居然還對她念念不忘?”

“我冇有。”

顧政沉著聲音回答。

“冇有?要我將你剛纔的樣子拍下來給你看嗎?你敢說你冇有心疼?顧政,你看見她哭,看著她道歉的時候,你心裡真的不疼嗎!?”

“你這麼欺騙自己,欺騙我有意思麼?”

呂向晚的聲音越發尖銳了。

“你又把我當成什麼了?擋箭牌,還是激發你們感情的工具?我在你眼底裡就是這樣的存在是嗎?”

“我冇有。”

顧政的回答還是那樣平靜。

雖然陰沉,但卻敷衍到了極致!

呂向晚忍不住笑,“顧政,你從來都冇有這樣過,你一直都是冷靜的,你之前什麼時候會為了彆人的兩句話就生氣,但在沈幸年麵前呢?隻要她說的話,做的事情不順著你的意思你就會生氣,你來告訴我,這是什麼?”

顧政不說話了。

“怎麼不解釋了?你連敷衍我的回答都不願意說了是嗎?”

眼淚從呂向晚的眼眶跌落,但在顧政的眼睛中,她卻看不到半分的觸動。

和剛纔他看著沈幸年的樣子,完全不同。

“你就自欺欺人吧。”呂向晚又冷笑,“我看你能欺騙自己多久?”

“不過就算你愛她又如何?你能放下你母親的死嗎?你們這輩子……都不可能了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