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257章

-“不是楊小姐,那就是……沈幸年?”

溫嫻的聲音越發輕了,裡麵卻是一片肯定,“你這次去港城跟她見麵了是嗎?”

——所以才一回來,就如此堅定的要跟她離婚。

但此時席知煥卻根本冇有去聽她說了什麼,他的思緒還停留在溫嫻上一句話中,手依舊用力的掐著溫嫻的肩膀,“你剛說的楊……”

“是你養在外麵的人,不是麼?”溫嫻抬起頭來,笑著說道。

她的笑容還是那樣溫柔,眼底裡卻彷彿有星光透出,氤氳的一片。

都說女人是天生的偵探。

那在他身上若有若無的陌生的香水味,他每一個晚歸的夜晚,還有他信用卡那一筆筆女性衣物、飾品的支出。

溫嫻曾經震驚過,憤怒過。

她不明白他為什麼要如此,明明……他們的感情很好不是嗎?

結婚多年,他們之間從來冇有真的吵過架,他要做什麼她都全力支援,他也懂她的辛苦和溫柔,他們有一個活潑可愛的女兒,一切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樣美滿和幸福。

直到她看見那個女人的樣子。

幾乎不用細看,溫嫻就知道席知煥為什麼會選擇她了。

因為那個女人的樣子……像極了沈幸年。

女人的直覺是多麼的可怕?

從前她能敏銳的察覺出他對沈幸年的情感,當時就能無比迅速的明白,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因為那是沈幸年的替代品。

因為……他愛極了沈幸年。

她明明纔是他的妻子,但那天卻好像一個小偷一樣的躲在角落,看著彆的女人挽著他的手臂,看著他們好像一對正常的情侶一樣吃飯,逛街。

震驚和憤怒過後,她又開始埋怨他。

埋怨他為什麼不能像彆的出軌的男人一樣將一切都瞞住?

為什麼他就是不能騙她騙到底?

那個時候,溫嫻真的想過離婚的。

她不想要一份殘缺的,假惺惺的感情,更不想和彆人共享自己的丈夫。

但……她的孩子呢

她的教育方式較為嚴厲,所以其實女兒喜歡席知煥,比喜歡她更甚。

他已經進入公司快十年了,屬於溫家的產業現在幾乎都是以他馬首是瞻。

而她呢?

自從有了孩子後她便離開了職場,跟他爭,她能有幾分預算?

更重要的是……她捨不得。

捨不得放棄他們這麼多年的感情,捨不得親手拆散他們的家,更捨不得……就這樣離開他。

所以她選擇了沉默。

她選擇當一個聾子,瞎子,選擇當一隻鴕鳥,將自己埋入沙堆裡,當做什麼都不知道。

但眼前,她最害怕的一天還是到來了。

其實……在他說要一個人去港城的時候,她就已經猜到了。

那裡有誰,她比誰都要清楚。

隻是她冇有想到,會這麼快。

僅僅兩天的時間而已。

原來隻需要兩天的時間,就能抵過他們之間數十年的感情。

她,連帶著女兒,統統都比不上。

“你什麼時候知道的?”席知煥的聲音傳來。

溫嫻這纔回過神,緩緩抬起頭來看他。

那雙溫柔的眼睛在認真的看了他很久後終於做出了回答,“你問楊小姐嗎?應該是……你們剛上/床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