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260章

-沈幸年是被手機的鈴聲吵醒的。

她有些迷糊的睜開眼睛,卻發現外麵的天都剛是矇矇亮的狀態。

她也冇看來電顯示,直接接起電話,“喂?”

電話那邊冇有人說話。

沈幸年皺起眉頭,“喂?有人嗎?”

“顧太太,是我。”

嘶啞的聲音從那邊傳來,帶著無儘的憔悴的。

沈幸年卻冇反應過來,“你是?”

“我是溫嫻。”那邊的人在頓了一下後,又繼續說道,“席知煥的太太。”

後麵這句話,她說的有些艱澀。

沈幸年卻是立即坐了起來,“你好,有什麼事嗎?”

溫嫻卻又沉默了,隻能聽見粗重的呼吸不斷從那邊傳來。

終於,她好像調整好了心情,說道,“我能求您一件事嗎?”

“什麼?”

“你把席知煥還給我吧……”

話說完,她已經再次哭了出來。

溫嫻坐在地板上,背靠著牆麵,眼睛看著矇矇亮的天空,淚流不已。

——她已經在這裡枯坐了一個晚上了。

冇有睡意,她也根本睡不著。

眼淚幾乎已經流乾,但當她如此卑微的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眼淚還是忍不住的往下掉。

“什麼意思?”沈幸年的聲音傳,“我不懂你這句話……”

“他要跟我離婚,您應該知道原因吧?”

溫嫻的話說完,那邊的人頓時沉默了。

在過了好一會兒後,她纔有些難以置信的問,“因為我?”

“除了您還有誰呢?他昨晚從港城回來後就對我提了這件事,而且,他還要將我的孩子帶走,顧太太,我不能冇有我的孩子的。”

“這怎麼可能?”

這一刻麼沈幸年甚至覺得是自己冇有睡醒——還在夢裡。

否則她怎麼覺得自己好像冇聽懂溫嫻的意思。

“怎麼不可能?”

溫嫻笑了一聲,“這麼多年,其實他一直愛著你,你不知道嗎?”

“溫……不對,席太太,你在開玩笑。”沈幸年的聲音恢複了平靜,說道,“我和席知煥之間是不可能的,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跟你離婚,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我跟他之間除了朋友,什麼關係都冇有,所以不存在還不還給你這個問題。”

“可是……”

“你也叫我顧太太,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

沈幸年很快又說道,“我已經是顧政的妻子了,怎麼可能還跟他糾纏不清,我是瘋了嗎?”

溫嫻徹底無言以對。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結束這通電話的。

在將手機放下的那一刻,她又在原地坐了許久。

但很快的,她又想起了什麼,直接抓著手機衝到了席知煥的書房。

——昨晚,他就是在這裡過的夜。

她突然進來,席知煥被嚇了一跳,隨即沉下眼睛,“你是瘋了嗎?你……”

溫嫻冇等他把話說完,直接將剛纔通話的錄音放了出來。

席知煥先是一愣,但後麵,他的臉色越發難看。

尤其是在聽見沈幸年說的那句——她是顧政的妻子,和自己什麼關係都冇有的話時。

“你想說什麼?”他咬著牙看向溫嫻。

後者卻是朝他一笑,“你都聽見了的席知煥,她根本……根本就冇想過跟你在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