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386章

-她沈幸年當然是。

他們關係的最開始,不就是因為錢嗎?

她是一個最廉價的女人,為了錢可以出賣自由,出賣身體。

這一些,是她永遠也洗不掉的過往。

但沈幸年之前真的冇有過這樣的感覺。

她以為他愛她,所以他已經遺忘了這些,也接受了她的全部。

卻是在此刻才明白,她——被他永久的釘在了恥辱柱上。

哪怕他說他愛她,但在他的眼底裡,她依舊是廉價又低賤的,可以用錢來收買的女人。

原來,這纔是他的心裡話。

沈幸年突然有些想要笑,但嘴角處卻是一片僵硬,扯不出任何的弧度。

最後,她隻能看著顧政。

而他似乎也終於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手指動了動後,說道,“年年,我不是那個意思……”

話說著,他伸手要將她的握住,但沈幸年很快將他的手揚開。

“顧政。”

她說道,聲音中是一片冰冷。

顧政的手慢慢收緊了,看著她。

“其實這就是你心裡最真實的想法,對嗎?”

沈幸年抬起頭看他,“林歲和是清貴高雅的,她不是為了錢,我是,對嗎?”

“不是……”

“這是你剛纔自己說的,我都聽見了。”

沈幸年的話讓顧政頓時噎住。

然後,他慢慢咬緊了牙齒。

“原來,在你眼裡就是這麼想的,既然如此,你又何必?”

“既然我如此低賤,如此廉價,你為什麼要選我?你記得吧?你說過……你愛我的。”

沈幸年原本以為自己可以保持情緒的平和的。

在他脫口而出說出那句話的時候,就已經將她心臟連著血液的那塊地方直接切斷了。

那個地方,不會疼也不會跳動。

但此時話音落下的時候,她還是忍不住帶了幾分哽咽。

眼睛定定地看著他,想要藉此跟他討要一個答案。

——他說過愛她,卻又這樣傷害她。

為什麼?

沈幸年不懂。

是因為她對他而言隻是一個備選嗎?

所以所有人都可以排在她的前麵,從前是呂向晚,如今是林歲和。

她們都要比她重要。

他可能是真的……在乎她的吧?

隻是這種在乎隻占據了他的心,他的世界一個很小的部分。

他還有其他很重要的東西,而那些東西不定時就會膨脹而出,一點點的擠占屬於她的空間,到最後,連他也看不見她的存在了。

既然不存在,自然也可以隨便踐踏。

“年年。”

顧政的聲音中也忍不住帶了幾分慌張,手也用力的將她的握住。

“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

“那是什麼樣?”沈幸年笑著看著他,“你告訴我,顧政。”

“我和林歲和……”

“顧政,我想問你。”沈幸年問,“你愛我嗎?”

“當然。”他的回答毫不猶豫。

乾脆果斷到沈幸年甚至有些懷疑剛纔的一切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亦或者他有人格分裂,否則……怎麼會有這樣截然不同的他?

但很快的,沈幸年明白過來,“你愛我,但是在你心裡,林歲和比我重要是嗎?愛情對你而言……並不在心底裡的第一位是麼?”

“顧政,你真的知道怎麼去愛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