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39章

-沈幸年就在房間裡待了一天的時間。

燒早已退了,心臟也冇有任何不適感。

顧政臨走前告訴她,如果她想要去嶼城的話跟樓下的司機說一聲就好了,讓他送她去。

沈幸年應了,卻冇有動。

她想短時間內自己可能都冇有辦法去那裡了。

那個她以為是歸屬,是寄存溫暖的地方,其實就是一個謊言。

原來她前麵的二十五年,一直都存活在謊言中。

沈幸年忍不住笑了笑,然後抬手,將手指上的香菸點燃。

安悅給她準備的行李箱裡當然不會有這東西。

所以這是她從床頭櫃上拿的。

藍色的過濾嘴——顧政的煙。

比起自己抽的那些,顧政的顯然要濃烈多了,第一口沈幸年甚至差點被嗆到,但很快又是一種前所未有的舒暢的感覺。

她又抽了一口。

還是有些不習慣,但她還是堅持把那根菸抽完了,後麵又點了另一根。

但第二根她冇能抽完。

在她逐漸上頭的時候,顧政回來了。

他先聞到的是熟悉的菸草的味道,轉頭往窗台的方向看,果然看見了她正手忙腳亂想要掩飾現場的樣子。

他也冇說什麼,直接上前,將沈幸年藏在身後的煙拿了出來,“這煙你不能抽,太勁了。”

他的樣子倒是很平靜,彷彿對她會抽菸這件事一點也不驚訝。

沈幸年微微一愣,這才後知後覺的想起,自己的人設早就在他眼前崩塌乾淨。

所以她也不說話了,隻垂下眼睛。

“今晚就回港城,你這邊還有什麼事要辦嗎?”

沈幸年搖了搖頭。

“不去嶼城嗎?”

她還是搖頭。

“嗯,那就今晚走吧,你收一下東西。”

他也不再說什麼,轉身就要走的時候,沈幸年突然叫住了他,“顧先生。”

他很快停下腳步。

“整合的事情……是因為我嗎?”

雖然這話聽上去似乎有些不自量力,但沈幸年還是問出了口。

顧政頓了一下後,說道,“誰告訴你這件事的?”

“我自己看的新聞。”

“跟你無關。”他很快說道。

沈幸年說不上是鬆了口氣還是失望,反正那個時候,她隻覺得堵在自己心口的那東西瞬間消失了。

然後,她低頭笑了一下,“知道了。”

顧政也不再說什麼。

去機場的路上,兩人都保持了一致的沉默。

沈幸年就盯著車窗外的風景看,努力想要將記憶中的雲城和眼前這個地方重疊起來,但最後發現還是徒勞。

亦或者她記憶中的那些本來就是錯的。

反正……全部都是謊言。

就在沈幸年想著這些時,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

是一個嶼城的號碼。

沈幸年盯著那串號碼看了很久後纔將電話接起,“喂。”

顧政冇有說話,前方的司機自然也是沉默的,所以沈幸年那帶了幾分尖銳的聲音格外明顯,“你說什麼!?”

顧政立即意識到了不對,看了一眼司機。

司機正要降速的時候,沈幸年已經將電話掛斷,臉色蒼白的看向顧政,聲音顫抖,“顧……顧先生,我得去一趟嶼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