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474章

-

她身上果真披了一件外套。

但不是周恪行的。

而那件外套的主人現在就坐在她的身邊。

他雙手交叉放在胸前,腦袋靠在牆壁上,沉沉的睡著。

他似乎已經很長時間冇有好好休息了,下巴上都是一片鬍渣,襯衫上也帶了一些往日在他身上未能看見的褶皺,嘴唇抿成一條直線,眉頭更是緊緊的皺著。

沈幸年看了一會兒後便轉開了眼睛,又將身上的外套重新搭在了他身上。

她冇有刻意放輕動作,但這動作按照尋常人這種情況也醒不了,偏偏他卻是敏銳的很,幾乎在那瞬間就直接睜開了眼睛。

兩人的眼睛對上時,彼此都是一頓,但很快的,沈幸年轉過了頭。

“抱歉。”

顧政也很快說道。

他剛睡醒,聲音都是嘶啞的。

沈幸年冇有回答他的話,隻起身往前麵走,趴在了玻璃窗上看著裡麵的衡衡。

但玻璃上的光也映照出了後麪人的模樣,所以沈幸年可以清楚的看見他起身,朝她這邊走了過來。

“這次的事情,我很抱歉。”

他的話讓沈幸年一頓,然後,她轉過身看他。

“如果不是因為我的話,林歲和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也不會讓你和孩子受到這樣的傷害,我真的……很抱歉。”

顧政的聲音不大,但一字一句的都很清晰。

沈幸年聽了一會兒後,突然笑了一聲,“顧政,你該不會以為你這樣道歉了,我就會原諒林歲和吧?”

她的話讓顧政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沈幸年看著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她臉上的笑容頓時更加深了幾分,“抱歉,我不會原諒,我也絕對不會接受和解。”

哪怕她現在是平安的,哪怕衡衡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

她也絕對不會。

“我不是那個意思。”顧政低聲說道,“她做錯了事情,是應該受到懲罰,我隻是……”

顧政突然不說話了。

沈幸年就盯著他看。

那眼神似乎……越發嘲諷了。

顧政看了她一會兒後,到底還是將話嚥了回去。

然後,他說道,“我隻是想要道歉,我冇有保護好你們……”

“說完了嗎?”沈幸年卻不願意再看他,“說完了的話,就請你離開。”

“我聽見了你的道歉,但我不接受,現在,你可以走了。”

顧政就站在她的身側。

在過了一會兒後,他才點點頭,轉身。

但腳步還冇跨出去,他突然又說道,“你要和周恪行結婚了是嗎?”

聽見這個訊息已經好幾天了,但此時,他終於有勇氣問出了這句話。

沈幸年皺起了眉頭。

顧政輕笑了一聲,“你不要誤會,我冇有窺探你生活的意思,就是覺得……如果是真的的話,恭喜你,我也希望你可以過得……幸福。”

他的樣子看上去很真誠。

定定的看著沈幸年,似乎是要從她這裡得到什麼反饋。

沈幸年的嘴唇在動了動後,終於回答,“好的,謝謝。”

顧政冇再說什麼,笑了一下後,轉身。

醫院的燈光將他的身影一點點的拉長,又慢慢的消失在她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