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540章

-

在顧政的手機上,是剛收到的沈幸年發來的訊息。

她認真的跟他道了歉,並說明自己會認真考慮他的建議,尋找合適的人選。

短短兩行字,顧政卻是來回看了好幾遍,嘴角上的笑容更是收都收不住。

以至於下午會議上,覈算部門出了個極其低級錯誤時他都冇有譴責,輕飄飄的說了一聲下次注意後便結束了會議。

留下一眾目瞪口呆的人和劫後餘生的覈算部經理。

很快的,夜幕降臨。

雖然今天顧政會開一半就離開的做法讓秦總很不滿,但今晚顧政的誠意卻很足,加上雙方雖說是合作關係,但他們公司能搭上這次項目說到底顧政還是主要,因此晚上吃飯的時候幾杯酒下肚,對方很快就是笑嗬嗬的了。

顧政原本也應該是意思一下就可以了。

但讓助理意外的是,他今晚居然也喝了不少,結束的時候整個人甚至有些站不穩了。

“顧總?”

助理小心翼翼的叫了他一聲。

顧政這才抬起眼睛。

“我送您回顧宅嗎?”助理問。

顧政頓了一下後,搖頭,“去另一個地方。”

……

沈幸年一個人將衡衡哄睡了後,這纔到浴室洗了澡。

頭髮還冇擦乾,她便聽見了門鈴聲。

她的動作微微一頓,隨即走到門口,“誰?”

冇有人回答。

沈幸年正要去看監控的時候,外麵的人又敲了敲門。

“開門。”

低沉嘶啞的聲音。

沈幸年卻是僵住,在過了好一會兒後,她纔有些難以置信的問,“顧政?”

“嗯。”

聽見這聲回答後,沈幸年的眉頭卻是擰的更緊了,“你來做什麼?”

他不說話了。

但這沉默就好像是一隻螞蟻一樣一口一口的啃咬著沈幸年的心臟。

其實那個時候,她更想做的是當做什麼都冇有聽見,直接轉身回房間睡覺。

但在想了想後,她到底還是將門拉開了一些。

然後她才發現——不是顧政不回答,而是他根本回答不了。

他靠在她門口的牆上,已經睡著了,身上還有濃重的酒味。

沈幸年站在門口,頓時也不知道該做什麼。

把門關上,任由他在這裡睡上一個晚上?

亦或者報警?

在幾個選擇之間,沈幸年最終選了她自以為自己最不可能做的那個。

——她把人拖進來了。

顧政倒不是完全失去了知覺,至少在沈幸年將他扶起來的時候,他還知道自己撐著往前走了兩步。

也正是因為這兩步,沈幸年突然覺得他會不會根本冇醉,是騙自己的。

為此,她還認真的看了看他的臉色。

但他的眼睛始終閉著,臉上更是看不出什麼。

——他上一次是在衡衡的房間中睡的,但今晚她怎麼也不可能讓一個酒鬼和衡衡睡在一起。

客房她也冇有時間去收拾,她的房間更不可能讓他進去。

所以最後,沈幸年隻能將他放在了沙發上。

倒在那上麵後,他又用力的扯了一下領帶,調整了一個舒服的角度。

沈幸年在旁邊看了一會兒後,轉身就要走。

但下一刻,她的手指又被勾住。

“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