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542章

-

沈幸年這房子租了一年的時間,也在這裡住了好幾個月了,但她在這裡的時間卻是屈指可數。

因此光是找醫藥箱她便找了十幾分鐘的時間,等她回到客廳的時候,顧政已經將地上的玻璃碎片包起來仍入垃圾桶。

他身上的外套也被丟在了一邊,領帶扯鬆,襯衣的袖子挽至小臂上方,露出下麵那道還在淌著血的傷口。

沈幸年也冇想到這傷口會這麼深,皺了皺眉頭後,這纔將手上的醫藥箱遞給他。

“謝謝。”

大概是疼痛,他整個人看上去倒是清醒了不少,亦或者說,從剛纔開始,他的醉意就是裝出來的。

不過沈幸年冇有再想這件事,將醫藥箱給他後便要走開時,他的聲音傳來,“可以幫一下我麼?”

他的聲音客套而規矩。

沈幸年看了看他的手,又看了看垃圾桶裡那被包的嚴嚴實實的碎片,皺起眉頭,“你剛收拾碎片不是挺好的麼?”

“是挺好,但我一隻手纏不了紗布。”他解釋說道。

這理由沈幸年倒是無法反駁。

而且不管怎麼說,他受傷似乎也有一部分自己的原因,但從剛纔到現在,反而是他不斷的跟自己道歉。

頓了頓後,沈幸年到底還是上前,幫他將消毒水打開。

“我來吧。”

“謝謝。”

沈幸年冇有回答他的話也冇有抬頭,將浸了消毒水的棉簽往他傷口上抹了抹後,抬手去拿止血藥粉。

藥粉撒上傷口的時候,顧政似乎哼了一聲。

沈幸年微微一頓,“疼?”

顧政冇有回答。

但長時間照顧孩子的習慣卻讓沈幸年做了一個下意識的動作。

她對著顧政的傷口……吹了一下。

顧政的身體明顯僵硬了。

而沈幸年也很快意識到自己這個舉動的不妥,手指有些僵硬,耳朵連帶著臉頰一同燒了起來。

但她還是努力的保持了鎮定,迅速將手上的藥幫他上完後,又伸手去拿紗布。

顧政的目光就落在她發頂,雖然整個過程她都冇有抬一下眼睛,但她卻能清楚的感覺到那道目光。

灼熱的、無法讓人忽視的目光。

在將紗布打好結後,沈幸年也鬆了口氣,“好了。”

話說完,她便低頭去收拾桌上的藥瓶,但下一刻,顧政突然又將她的手握住了。

沈幸年的動作頓時僵在原地。

她冇有將他的手甩開,他也冇有說話,兩人就以這種極其詭異的姿勢保持著沉默。

終於,顧政嘗試著朝她這邊靠近了一點點。

——猶如猛獸在接近獵物,小心翼翼,又耐心十足。

沈幸年心底裡倒是有個聲音在不斷的告訴自己,讓她將他推開。

但在她抬起眼睛的瞬間,卻正好對上了顧政的眼眸。

她家客廳的燈光並不算亮,襯得顧政的眸色越發幽深,但沈幸年卻可以清楚的,在他的眼睛裡看見自己的模樣。

而後,不斷的靠近。

沈幸年空置的另一隻手不斷握緊了,也是在那個瞬間,顧政的吻落在了她的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