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610章

-

“我認為鬱總目前執行的方案對公司的發展前景的最好的選擇,所以,我反對袁總提出的申請破產方案。”

袁襄的聲音平靜,也不大,但擲地有聲。

鬱修然在詫異的看了她很久後,到底隻是慢慢抿緊了嘴唇。

袁父卻是氣的整個身體都在發抖!

後麵會議的內容他也冇有繼續了,直接轉身離開了會議室。

在場的其他人也紛紛散去。

但在離場之前,幾乎所有人都忍不住轉頭看了看袁襄,又看了看鬱修然。

——都是商場上的老狐狸了,今天這一出也著實讓他們很意外,甚至都已經開始低聲討論這是不是鬱修然和袁襄聯手演的一齣戲。

隻是袁襄不是和鬱修然感情不和離婚了嗎?

更何況,袁總纔是她的父親,她這麼做,以後還能在袁家待下去麼?

當然了,這些也隻是旁人的猜測,倒冇有人會在這個時候上前去詢問這是怎麼一回事,隻各懷鬼胎的離開了會議室。

袁襄自然是能感受到周圍人的目光的,尤其是她父親離開時那彷彿要噴火的眼神。

但她並不在意。

此時她也冇有多看鬱修然一眼,直接起身準備離開。

但下一刻,他的聲音已經傳來,“袁襄。”

她的動作倒是很快停在原地,然後轉過頭。

鬱修然正定定的看著她,“你有時間嗎?我們談談?”

袁襄微微一頓,但也痛快的答應了。

……

鬱修然帶著她到了自己辦公室。

說起來可笑,在兩人結婚的時間中,雖然偶爾袁襄也會為了維持自己賢妻的人設來給他送飯,但都是交給他助理後便直接離開,根本不會進入他的辦公室。

所以今天也是第一次。

袁襄的眼睛在裡麵轉了一圈後,倒也很快看向了鬱修然,等著他開口。

“為什麼?”鬱修然也直接問。

這句話讓袁襄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頭。

鬱修然看著她,又重複了一次,“你為什麼要幫我?”

“其實也不能說是幫你吧?”袁襄認真的想了一下,說道,“雖然我不曾踏足商場,但也懂得現在不是輕易放手的時候,我父親這樣做,是急於將手上的股份套現,但從長遠的目光來看,還是應該支援你纔算對。”

她的話說完,鬱修然頓時笑了出來,“你父親當然也知道,你知道他套現後是想要做什麼嗎?他是……”

“我知道,他準備攛掇其他公司收購合併,他名下有什麼資產,我比你清楚。”

袁襄的話說完,鬱修然頓時沉默了。

在過了好一會兒後,他才說道,“既然你知道,那你也應該知道,跟著他……你的利益才能更多一些。”

“利益?”袁襄笑著搖搖頭,“我對這些並不是很有興趣。”

“那你這樣做,不怕他為難……”

“我已經購買了前往非洲的機票。”袁襄很快說道,“當初跟你結婚,就已經算是我報答他們的養育之恩了,現在……我也該去追尋我自己想要的東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