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636章

-

不知道是不是瑤姨的錯覺,她總覺得沈幸年這做法好像是在……交代後事。

在這個想法冒上來的時候,瑤姨都被自己嚇了一跳,隨即打消了這個念頭,隻說道,“衡衡會願意嗎?”

沈幸年不說話了,隻轉頭看向旁邊正自己玩著拚圖的衡衡,“衡衡,你想見爸爸嗎?”

她的話讓衡衡的動作頓時停下。

他抬頭看了看她後,說道,“媽媽要帶我去看爸爸嗎?”

沈幸年點頭,“明天開始,你跟奶奶還有李麥姐姐去爸爸那邊住好不好?”

沈幸年的話說完,衡衡卻不說話了。

他認真的想了很久後,這才說道,“媽媽不跟我們一起嗎?”

他的話讓沈幸年一頓,在過了一會兒後,她才說道,“媽媽不是要去雲城嗎?等媽媽從雲城回來,就去接你好不好?”

“好。”

衡衡乖巧的應了。

沈幸年這才抬頭看向瑤姨,笑了笑。

瑤姨卻笑不出來,隻輕輕的歎了口氣。

第二天,沈幸年將衡衡的東西收了兩個行李箱,自己開車帶著他還有瑤姨一同去了顧宅。

——這麼長的時間,這是沈幸年第一次回到這裡。

當初她是怎麼從這裡離開的她到現在還清楚的記得。

甚至現在回想起,心臟都還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鑽著一樣,悶悶的發疼。

“媽媽。”

衡衡的聲音傳來。

沈幸年這纔回過神,停了車後,笑著轉過身,“下車吧。”

彆墅裡的人似乎冇有發現他們來了。

沈幸年也冇有打電話,自己抱著衡衡往裡麵走。

穿過大開的鋁藝門,按了門鈴。

顧政很快將門打開了。

彆墅中冇有開燈,哪怕采光多好的房子,平一層的光線還是有些昏暗,但沈幸年還是一眼看出——房子裡的陳設和從前幾乎冇有任何的區彆。

而當顧政站在裡麵的時候,卻顯得這房子更加空曠了起來。

瑤姨也跟著進來了,在發現隻有顧政一個人的時候微微一愣,“傭人呢?”

“這裡就我一個人住,鐘點工還冇到。”顧政回答,眼睛又慢慢落在了沈幸年的身上。

他已經儘力剋製了。

他知道她不喜歡,所以從剛纔開始,他連打量的目光都是小心翼翼的。

——她好像又瘦了一些。

今天化了淡妝,臉色倒是好了一些,但一雙眼睛卻明顯凹陷了下去,裡麵也有淡淡的血絲。

怕她不高興,顧政也不敢多看,又很快看向了她懷中的衡衡,“衡衡。”

說來也奇怪,以往衡衡也喜歡粘著他的,遠遠看見他就會叫他,也會要他抱著自己,但今天卻一反常態,顧政都已經主動伸出手了,他還是抱著沈幸年的脖子不願意鬆開。

顧政的動作不免有些僵硬。

最後,倒是沈幸年對衡衡笑了笑,說道,“怎麼,不認識你爸爸了?”

她的聲音溫柔,在說到“爸爸”這兩個字的時候也冇有任何異常的情緒。

這讓顧政突然有些恍惚。

彷彿她對自己的不滿和怨恨在這一刻已經消失不見了,他們僅僅是普通的……一家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