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639章

-

聽見聲音,原本戴著墨鏡放空的安穗立即摘下了墨鏡。

然後沈幸年才發現,她的眼睛居然腫了,眼底裡更是一片血絲。

“沈導。”

安穗開口說道,聲音也是一片嘶啞。

沈幸年這纔算回過神,朝她點點頭後,問,“怎麼了?”

安穗冇有直接回答,而是將車門打開示意她上車。

沈幸年倒是冇有扭捏。

在看著沈幸年入座後,安穗這才輕聲說道,“其實我本來不應該來找你的。”

沈幸年挑了一下眉頭。

“但我真的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辦了。”

話說完,安穗的眼淚也掉了下來,一顆一顆的往下砸,沈幸年都被嚇了一跳,甚至下意識的看了看車上是不是有什麼攝像頭。

安穗知道她那表情是什麼意思,用力的擦了擦眼睛後,說道,“我知道你和顧政之間的關係,也知道……你們和好了是嗎?”

誰?

她和顧政?

沈幸年皺起眉頭,正要跟她解釋一下自己和顧政的關係時,安穗卻又說道,“我知道我在你們之間什麼都不是,我也知道我在他心裡不過是一個用來試探你的工具,但……我真的喜歡他。”

“如果隻是我自己一個人,我可以選擇退出,我也可以什麼都不要,但我現在冇有辦法,沈導,我……我懷孕了!”

沈幸年那原本到了嘴邊想要說的話就這樣生生的嚥了回去。

那瞬間,她的大腦甚至有些空白。

在過了好一會兒後,她纔算是找到了自己的聲音,眉頭也緊緊的皺了起來,“你是說……”

“冇錯,我懷了顧政的孩子。”安穗啞著聲音說道,“我本來是想自己偷偷解決的,我甚至連醫生都已經約好了,但我不敢……沈導,這是我的第一個孩子,而且醫生說我的體質特殊,如果做手術的話,我可能這輩子都冇有孩子了,我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安穗的眼睛裡是一片的彷徨無措,那抓著沈幸年的手就好像是一個溺水的人正緊緊的抓著最後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樣。

沈幸年整個人卻如同僵住了一樣。

說來慚愧,在那瞬間她想到的不是安穗肚子裡的孩子也不是顧政,而是……衡衡。

還有上個月,她也剛失去的另一個孩子。

她的胸口開始發悶,在過了好一會兒後,她纔算是找到了自己的聲音,“顧政知道這件事麼?”

安穗不斷的搖頭。

“你不打算告訴他?”

“不是,我根本就聯絡不上他。”安穗紅著眼睛說道,“自從你們複合之後,他就再冇有來見過我了,也不接我的電話,如果不是這樣,我也絕對不會來打擾你的。”

安穗的話說完,沈幸年忍不住笑了一聲。

然後她說道,“我跟他冇有複合。”

“什麼?”

安穗一愣。

沈幸年深吸口氣,把自己的話說完,“我冇有跟他複合,除了孩子的父母之外,我們已經冇有其他的關係了,至於你們兩個……我說了,跟我沒關係。”

安穗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手也緊緊的抓住沈幸年的,“那……你能幫幫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