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719章

-

格瑞斯並不知道秦毅和沈幸年之間的關係,但他是人精一個,此時自然能看出他們之間氣氛的不同,挑了挑眉頭後,笑著說道,“我看見個熟人,先去打聲招呼。”

話說完,他已經直接往前麵走。

沈幸年的手就這樣落了空。

但她並不打算去攔著他,隻自己擰著眉看著秦毅,“秦先生,我不懂您什麼意思。”

——公眾場合,而且他到底算是一個長輩。

所以沈幸年一直都在提醒自己要保持心情的平和。

但此時她倒是有些忍不住了。

眉頭更是緊緊的皺著,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秦毅看著,臉上的笑容卻是更深了幾分,“沈小姐,你想說什麼?”

“我不知道當年你和顧政的父母之間發生了什麼,但現在他們都已經不在,你現在又來糾纏顧政,有意思嗎?”

沈幸年的話說完,秦毅的臉色似乎變了一下。

尤其是在聽見沈幸年說,“他們都已經不在”的時候。

但他倒也很快恢複了平靜,甚至微微笑了起來,“沈小姐這番話還真的是辜負了我的一番好意了。”

沈幸年皺著眉頭。

“我知道你現在和顧政又在一起了。”秦毅緩緩說道,“所以你應該也很清楚,永豐這個項目對他來說有多重要,但他和方煒之間的隔閡卻註定了這個項目不會落入他的手中,現在你有個機會可以幫幫他,難道你不想嗎?”

他的話音落下,沈幸年那垂在身側的雙手也緊緊的握了起來,“你什麼意思?”

“字麵上的意思。”秦毅的話說著,人也往前走了一步,嘴唇貼近沈幸年的耳朵,“方先生剛纔看你的眼神,不就已經說明瞭一切麼?能用這種方式來幫顧政,我想你也應該很樂意纔是?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倒是不介意可以做個順水……”

秦毅的話還冇說完,沈幸年已經直接抬手,將一杯酒潑在了他的臉上!

乾脆利落的動作。

宴會上的聲音在此時好像靜默了一瞬,所有人的目光更是都直接看了過來!

紅色的酒液順著他的髮梢和下巴不斷的往下落,也澆滅了他臉上所有的表情。

沈幸年卻不再看他,正要直接轉身離開的時候,秦毅卻將她拉住。

然後,他將一杯酒直接還了回來!

沈幸年就挺直了腰板站在那裡冇動。

但很快的,格瑞斯從另一邊走了過來,三兩下將自己身上的外套覆在沈幸年身上的同時,也將她拉到了自己身後,冷著眼睛看著秦毅,“這位先生,您這是在做什麼?”

秦毅用手帕將臉擦了擦,笑著說道,“冇做什麼,禮尚往來罷了。”

話說完,他也將目光落在了沈幸年身上,“我剛纔那番話算是抬舉你了,既然你不願意,那你就等著跟顧政一切被踩入爛泥中吧!”

也不等沈幸年回答,丟下這句話後,秦毅便直接轉身離開。

格瑞斯皺眉看了看沈幸年後,將她的手拉住,“走,我先送你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