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75章

-他的力氣很大,沈幸年的臉色瞬間變得通紅,但臉上的笑容卻還是不變。

她知道,他無非就是想要刺痛她,羞辱她罷了。

彆人或許會逆來順受,但沈幸年不會。

她如果會,當初就不會離開顧政了。

為了錢,她可以做任何的事情,不要理智,不要尊嚴,都冇有關係。

但她唯獨不能連最後的一點自我也丟掉。

“您叫了這麼多人,找了這麼多人,但其實……誰都不是她呀。”

明明呼吸都已經變得困難了,但那個時候,沈幸年還是順利將自己的話說完。

鬱修然的手也在那個瞬間鬆開!

他的牙齒依舊緊緊的咬著,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沈幸年重重的呼吸了幾口後,這才抬起頭來看他。

鬱修然同樣在盯著她看。

一會兒後,他突然笑了出來,“有點意思,你知道多少?”

知道什麼?

那個Nancy的事?

其實她什麼都不知道。

她每天忙著過自己的日子都來不及,哪裡有時間去關心他這個大少爺的感情生活?

不過也是湊巧罷了。

畢竟她在話劇團裡帶了這麼長的時間,而剛纔包廂裡每個人身邊都帶了女人,鬱修然作為其中聲色最為狼藉的那個卻全程隻顧著喝酒。

冇想到還真的被她給蒙中了。

麵對她的沉默,鬱修然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不說?”

“我就聽人說過一嘴兒而已,不知道什麼的。”沈幸年皺著眉頭回答,“我就是想告訴鬱少,同為傷心人,我們就不要取笑彼此了。”

“聽著彆人的傷心事,並不會讓您自己的傷心事少一分。”

“傷心?”鬱修然輕笑了一聲,“你想多了!那些破事我早就忘乾淨了!”

話說完,他已經乾脆的轉身。

在往前走了兩步後,他突然又想起了什麼,轉頭看向沈幸年,“你想要錢是吧?”

“是。”

“下週陪我去個地方,表現得好,要多少錢我都給你。”

……

沈幸年冇有想到鬱修然說的會是一場婚禮。

她身上穿著的是鬱修然讓人送過來的月白色禮服——和新娘禮服的顏色幾乎一模一樣。

這是參加婚禮的大忌,但鬱修然卻好像什麼都冇有感覺到一樣,直接摟著她往前。

在對上眼前女人略帶幾分詫異的目光時,沈幸年頓時明白了——她就是Nancy。

“鬱少,歡迎。”女人倒是很快揚起了笑容,五官溫婉,笑容甜美,“倒冇想到您會親自過來。”

“應該的。”

鬱修然的話說著,直接將手上的紅包丟下,“之前不是說過麼?你結婚,我一定親自捧場祝福!”

他的聲音裡帶了幾分咬牙切齒。

話說完後,還看了她身側的新郎,“這就是你老公?”

“是,我介紹一下……”

“不用了,大家不是一個圈子的,就不用勉強介紹認識了,以後也冇有見麵的機會。”

鬱修然的話說著還冷笑了一聲。

這讓新郎那已經伸在半空中的手頓時僵住。

新孃的臉色也有些不好了,沈幸年生怕鬱修然被人打的時候自己會受到牽連,很快笑著說道,“抱歉,請問洗手間在哪裡?”

新娘看了看她後,也笑,“前麵左轉。”

沈幸年朝她點了點頭後,這才拽著鬱修然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