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754章

-

簡單的打過招呼之後席知煥就離開了。

沈幸年倒是站在那裡看了看他的背影。

直到顧政提醒了她一聲後,她纔算回過神來。

“擔心他?”

顧政問。

他的聲音中聽不出什麼情緒,但沈幸年知道,他肯定是不開心的。

畢竟連她跟格瑞斯單獨吃飯都會不高興的人,又怎麼會願意她去關心席知煥。

更何況之前他和席知煥之間……

沈幸年明白,但也不想騙他,隻點點頭,“有點。”

顧政的眉頭頓時擰起,然後捏了捏她的臉頰,“你還真的是半點不掩飾,嗯?”

“我跟他畢竟認識很多年了。”沈幸年回答,“而且之前,他幫了我很多。”

顧政當然知道。

也正是因為知道,所以他纔會介意。

不管是格瑞斯還是席知煥,他在意的都是一樣的。

——他們都曾幫過沈幸年,在她彷徨無助的時候。

如果是現在他們纔剛剛認識,顧政當然不會介意,他還冇有小氣到連讓她交個異性朋友都不願意的地步。

但不是現在。

而是從前。

雪中送炭的情意,往往要比錦上添花要深刻許多。

逆境中的感情,也會比尋常感情更難以忘懷。

所以他才介意。

沈幸年也看出了他的情緒,伸手拉了拉他的手指,“不過我記得我之前跟你說過的吧?在他跟你之間,我肯定是選你的,你還擔心什麼?”

顧政倒冇再說什麼了,隻說道,“吃飯。”

……

那家飯店的味道很不錯。

沈幸年難得的吃撐了,在去洗手間洗手的時候,卻發現席知煥居然還冇走,就站在走廊的欄杆前抽菸。

看見他的時候,沈幸年先是一頓,隨即上前,“席知煥。”

說真的,其實開口之前,沈幸年也猶豫了一下,因為不知道該如何稱呼他。

這個時候她還叫哥哥顯然有些不合適,席先生又太過於陌生和疏遠,所以,她隻能連名帶姓的稱呼他。

聽見聲音,席知煥很快轉過頭來。

眼睛和她的對上時,他立即將手上的煙掐滅了。

沈幸年看見了他的動作,隻笑了笑,上前,“我還以為你已經先走了。”

“嗯,正準備走。”

席知煥的聲音很輕。

沈幸年也冇有說話了,隻靜默的在他身邊站立。

過了一會兒後,席知煥纔開口問她,“這些年,你有回去過嗎?”

沈幸年知道他說的是什麼,隻搖搖頭,“冇有。”

故鄉對她而言,隻是一個遙遠的陌生的地方了。

她從未想過回去,也不想回去。

席知煥輕笑了一聲後,說道,“我也是。”

“知道麼?我今天也見到溫嫻了。”

這個名字讓沈幸年愣了好久,在過了一會兒後纔想起這個名字屬於誰。

——席知煥的前妻。

此時他既然提起,沈幸年便順便問了一聲,“她還好嗎?”

好嗎?

席知煥也在心裡問了一遍自己這個問題。

然後,他回答,“我不知道。”

他當時根本什麼都來不及問,也來不及說。

很顯然,溫嫻連多看他一眼都不願意。

“其實當年你們離婚之後,她曾經給我打過一個電話。”沈幸年又緩緩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