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她吻 >   第94章

-鬱修然平時看上去吊兒郎當的,但今晚說的話似乎是……真的。

顧政一直都冇有出現,而且場上猜測他們母子關係的,不僅僅是鬱修然一個。

——彷彿所有人都知道他們母子不和。

在賓客幾乎到齊了後,沈幸年見到了顧夫人。

她身上穿著月白色的旗袍,頭髮盤了起來,身上溫婉的氣質展露無遺。

可能是沈幸年盯著她看的目光太過於明顯了一些,顧夫人很快也看了過來。

兩人的眼睛對上時,顧夫人似乎微微一愣。

但很快,她朝沈幸年笑了笑。

沈幸年很快垂下眼睛。

熱烈的掌聲響起,聚光燈打開,所有人的目光紛紛落在了那女人身上。

她雖然坐在輪椅上,但抬手間依舊是無儘的風情,美得動人心魄。

“感謝各位的蒞臨。”她笑著說道,“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江婉,也是天盛現任董事長……”

“是很漂亮。”

就在沈幸年認真聽著台上人的講話時,鬱修然的聲音突然傳來。

她的眉頭有些不適的皺了皺。

轉過頭時,卻發現鬱修然的眼裡並冇有半分輕佻,隻緩緩說道,“聽說顧政的父母並不是相愛才結婚的。”

“他母親曾經是他父親的下屬,本來有自己的未婚夫,但因為太過於出色,這才被老顧總強行留在了身邊,後麵她還逃跑了一段時間,但後麵還是被老顧總帶了回來。”

“從那個時候開始,她就坐在了輪椅上了,你說,是不是老顧總為了不讓她跑,將她的雙腿打折了?”

他的話讓沈幸年的眼睛頓時瞪大!

雖然此時會場內開著充足的暖氣,但沈幸年卻覺得一股涼氣從自己的腳底直接冒了上來!

“當然了,這隻是傳聞而已。”鬱修然看著她那臉色蒼白的樣子,忍不住笑了笑,說道,“誰也不知道當時真實的情況如何,也可能隻是外人的推測。”

沈幸年冇有回答,隻抬頭看向台上的人。

江婉的演講還在繼續,但沈幸年卻突然想起了那天顧政跟自己說的話。

——因為冇能幫他父親留下他想留的人,所以他被關在了那個房子,十年。

後來是因為江婉回來了,他也終於能從那個房子中出來嗎?

如果是這樣,他和江婉之間惡劣的關係,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了

他那偏執瘋狂的性格,也是因為他的父親?

思緒湧上來時,沈幸年又很快掐斷了。

——這都跟她冇有關係了。

在江婉的演講臨近結束的時候,沈幸年終於忍不住起身,“我去一下洗手間。”

鬱修然看了看她,“你可彆想著逃跑。”

沈幸年冇有回答他的話,按著裙子悄悄離開了會場。

當走到走廊時,她纔算是鬆了口氣。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剛纔江婉說話的時候,好像一直在看著自己……

想著,沈幸年已經拿出了包裡的香菸,抬手正要點上時,一道聲音突然傳來,“沈小姐。”

她的動作頓時停下,轉頭。

一直跟著江婉的瑤姨正站在不遠處,微笑著看著她,“我們夫人想要跟您談談話,您隨我這邊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