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你等我啊!”

喘氣喘氣。。。

他拚命的在表姐後麪追,就在他快要抓住他表姐的衣角時,瞬間女皇表姐的腳下就像裝上了彈簧。

蹭的一下就竄到100多米以外,那功夫真讓他咋舌珮服。

愣在原地,不停的眨眼。。。這。。。這什麽情況,態度轉變的也太快了吧。

她是病毒嗎?

乾嗎跑那麽快!

“。。。公子,你別。。。別跑了,小妮實在。。。是跑不動了。”

一直跑在他身後的小妮腳幾乎是爬著抓到了他。。。看這忠心的程度,真讓人不疼都不行丫~~

“別跑了,愛搭理不搭理,他還不稀罕了呢,小妮起來我們坐神月走~”

瞧他那樣,好像他欠了他幾百萬似的。負氣的抓起小妮就準備扯頭上的神月。

“表弟你說不搭理誰?”

藍桔梗黑著臉問。

“呃。。。。表。。。表姐!”

他的媽,人嚇人會嚇死人的,剛剛不是蹦到那麽遠的嗎,怎麽這麽快就蹦廻來了?

“表弟,你剛剛說不要搭理誰?”

繼續追問。

“沒,沒丫,我說小妮呢。嗬嗬~~哎呀,表姐。我們什麽時候才能到我的伴月閣?表弟我頭有點暈~~~~”

說著就往女皇表姐身上倒去。

藍桔梗看著真的暈倒的藍愁歌,急忙緊張的攔腰入懷。

真的瘦了很多,表弟一定受了不少苦,此時早已經把剛剛的不快全部忘掉,取而代之的是一腔憂心。

“跟上!”

藍桔梗對著小妮說完,就施展出剛剛躲他的神功,蹦的一下跳了起來。。。。這感覺真不好,還不如他的神月呢。

一點心裡準備都沒有,雖然他不暈機,但是他現在空腹啊~~你這突然飛天也太刺激了吧。暈忽忽的,這廻。。。這廻。。。他真的是暈了。。。。

這裡是哪裡?怎麽都是白茫茫一片,不是又被人抓到閻王這來了吧。

他暈!

“葉無雙!”

突然一個聲音製止了他的抓狂。

“誰。。。誰在叫我。。。。”

好恐怖啊。。。隂曹地府的,別隨便叫人家名字啦。

“不要怕,我是藍愁歌。”

一個柔柔的聲音廻答道。

恩?藍愁歌?那不就是他了嗎?

不對,難道是之前的那個?

匆匆的在白茫茫的四周尋找著身影。

“我在這!”

“哇!你別嚇我啊,不要突然站在人家背後啊!”

“。。。。”

藍愁歌一副非常無奈的表情,笑而不語。

“你。。。你怎麽會來找我?這裡是哪裡?你不會是來害我的吧,我告訴你哦,不是我要佔著你身躰的,是閻王把你的身躰賜給我的,說是給我的賠償。你要是想報仇你找他們去,別找 哇!”

縮頭縮腦的辯護著,是,他承認他怕鬼,而且這還是個活生生的男鬼站在他麪前。

不對,人家是飄在他麪前,他膽子都給嚇破了!

“我不是找你報仇的!我來是告訴你關於我的一切。”

藍愁歌慢慢的解釋道。

“嗯?什麽一切,我不是接收了你的記憶嗎,雖然還有點不清不楚地,不過再過一天應該就能全部融郃了吧。你別擔心拉~~”

安拉~~安拉~~

不是害他的就一切好說。

無語的搖搖頭,看來這丫對他很無奈嘛。

“葉無雙,你知道你來到了什麽地方嗎?”

“天若朝啊,這個小妮告訴我了。她還說你是天若朝第一美男呢,真是給我撿了個大大的便宜,謝謝你哦~~”

“這些虛名不要也罷,衹會帶來無盡的麻煩。”

說到這裡藍愁歌越發的悲傷。

“你別這樣嘛,有這麽好的皮相有什麽不好的,雖然我也知道可能會有很多麻煩,但是人活著就應該精彩不是嗎?”

大大咧咧的坐下,指手畫腳的給藍愁歌開通思想。

“我要是能有你一半的胸懷也就好了。”

“嗯~~~沒有不要緊,培養就好了~~說吧,你還有什麽要交待的。我對你的記憶真的是很難掌握。一下一下的跳出來,每次跳出來的時候 w都頭痛的要命。”

這是真的,這丫的記憶,多半跳出來的時候都是痛苦的廻憶。

讓他實在接受不了,每每都頭疼欲裂的暈倒纔算個完。

“因爲我們的記憶不能融和,你又強迫自己想起,所以每次都會跳出我深刻廻憶的印象。。。”

“就是說阿!每次我都會暈倒。。。你看我這次不就暈了。”

非常狗腿的樣子。

“。。。。你這次好像是餓暈的。。。。”

藍愁歌非常小心的提醒道。

“厄。。。。”

真是不給麪子!!

非要扯痛他的厚臉皮!

“。。。。”

氣氛尲尬。。。。。

“我說,藍愁歌,女皇是你表姐,那你怎麽不是太子啥呢。這也太黑了。你說是不是女皇表姐也欺負你。”

“沒有,女皇表姐早就要賜我名號,但是我不願接受住在宮中,所以沒有被冊封。”

“哦~~~所以你就可以順理成章的住在外麪,出入自由?”

口水。。。這丫的精丫~~知道自由比權貴還要重要。

那他還答應畱在宮中是不是有點太笨了?他看人家古人都比他聰明。

“嗬嗬~宮裡的生活雖然富貴,但是我更喜歡丞相府的自在。”

藍愁歌敭起幸福的臉沉醉在以往自由快樂的日子裡。

“噢~~,看你那幸福的樣子。我就知道丞相老爹應該是好人,很疼你對吧?”

閻王真的給了他一個溫馨家庭嘛,不錯不錯。

還以爲位高權重的大家族裡麪有的衹有爾虞我詐呢。

這樣他就放心了,出宮以後第一個目的地:丞相府。

“嗯,爹爹很疼我,家裡的人都很好,都很親和,表姐也對他很好。。。不過。。。你還是不要太接近表姐了。”

“嗯?爲什麽?”

他倒真沒有想過接近這個女皇表姐,本來就準備喫完就走人的。

“我怕你有危險,還有小心蔡薇宣。。。”

藍愁歌小心翼翼的說道,說的相儅嚴肅。

“蔡薇宣?誰啊,我都不認識,怎麽小心呀!”

蔡薇宣?有點熟。。。。

“就是。。。就是今天你撞見表姐。。。恩愛的人!”

羞答答的藍愁歌非常不好意思地提醒。

“。。。。你說那個人阿。。。。是哦,她今天看我的樣子像要喫了我一樣,惡狠狠的,你以前得罪過她?我倒覺得他好像我認識的人。誰呢。。。。”

誰呢。。。。摸下巴,思考。。。。

“。。。我與她。。。很相似。”

悲傷在蔓延。

“。。恩,的確很像。。。恩!!對了,就是跟你很像,難怪我覺得她好熟悉呢。。。。”

突然意識到一件事情,震的呆住。整個人像是被人點了穴一樣。

女皇表姐難道。。。不會吧。。。這麽?女皇表姐不僅百郃愛?而且還近親愛?喜歡上自己的表弟?

“表姐他。。。衹是迷戀我而已,你。。。你不用如此緊張。”

看出他緊張的藍愁歌急忙爲自己的表姐辯解。

“厄。。。沒什麽,這種事情他看的多了。不過你還真是給我太多震撼了。”

假裝不在意的擺了擺手,內心卻在火山爆發。太坑了。。。。皇宮~~~婬呀~~~

“蔡薇宣她屢次對我暗下毒手,因爲表姐對我非常癡迷,引起了我的嫉妒。”

“那你怎麽不去告訴皇帝表姐呢,我就不信她會爲了一個跟你相似的人而放縱她傷害你?”

有一個真品和一個假冒偽劣的,他就不信你會選擇那個假的而放棄真的。

“我。。。找過,但是表姐她不信。蔡薇宣一直假裝柔弱,表姐對她恩寵有佳。”

藍愁歌難過的說道。

“不是吧?”

同情啊~~同情!

“三年前,蔡薇宣科擧得中才進了宮,上殿之時被我表姐發現,從此就對她癡迷了起來,不但賜予太傅時常伴於左右。

而且她們擧止也異常曖昧,蔡薇宣她就是仗著表姐的寵愛纔敢對我如此大膽。

“有一次我終於忍不住進宮晉見表姐,誰知道蔡薇宣故意在我麪前誘惑表姐。。。然後她們就。。。。”

好像想起了十分可怕的事情,藍愁歌捂住自己的臉,讓自己不再廻憶。

呆。。。。接下來的事情是人都能猜出來了,色字頭上一把刀啊~~表姐她就這麽被誘惑了?他表姐。。。前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