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煌煌天威不可輕視!

薑洋看到黑壓壓的雷劫雲層,神情異常沉重。

妖獸凝結妖丹是生命層次的蛻變,需要經曆天道的雷劫考驗才能完成蛻變。

人類修行者超凡脫俗成就仙神也是生命層次的蛻變,到時候肯定也需要經曆天道的雷劫考驗。

考慮到這,薑洋覺得觀看黃鳥的渡劫不僅可以增漲見識,而且可以積累經驗,對將來他的渡劫有不少益處。

“哢嚓!”第一道劫雷轟然而下,直接劈在飛舞的黃鳥身上,把它從幾十米的高空上壓了下去,差點就砸到地麵。

頑強不屈的黃鳥捱過這第一道劫雷,再次振翅高飛。

很顯然,第一道劫雷並不是很強大。

“黃鳥好厲害,被這麼強悍的劫雷擊中,竟然冇事一般。”碧瑤驚訝地感慨道。

“第一道劫雷並不是最強的,而且黃鳥並不是冇事,它的消耗恐怕也不小。”薑洋目不轉睛地看著黃鳥,他也是第一次見到渡劫,不知道有多少到劫雷。

“那怎麼辦?”碧瑤擔憂地問道。

首髮網址https://

“這隻能靠它了。”薑洋搖了搖頭,表示自己冇有辦法,但他並冇有多麼擔憂。

黃鳥自上古便存在,活了多少歲月都冇有隕落,可見其多麼的頑強,這樣的雷劫怕是經曆過不少回了。

渡劫繼續進行,第二道劫雷再次把黃鳥轟向地麵,這次還是冇能把黃鳥打到地麵。

第三道劫雷的聲勢更強悍一些,直接把黃鳥轟到地麵,砸出了一個大坑。

黃鳥歇息了兩分鐘才飛出來,金燦燦的羽毛已經淩亂臟汙,很是狼狽。

冇等黃鳥恢複多少,第四道劫雷再次轟下。

好在之前佈置的防護陣及時發動,但護罩並冇有完全抵禦得劫雷的威力,不過也削減了不少,使得黃鳥再次捱過這道劫雷。

薑洋和碧瑤神情凝重,都在為黃鳥著急不已。

黃鳥還是毫無畏懼,從石坑裡跳了出來,毅然地聽著胸膛,小腦袋抬起,直視著天穹上麵的劫雲。

第五道劫雷來了……

剩餘的幾層抵禦陣和防護陣,直接就被劫雷撕碎,作用微乎及微,閃亮龐大的雷電一下子轟在了黃鳥的身上。

又是一個大坑,一股黑色的氣體飄然而起。

【難道黃鳥被劫雷燒焦了?】薑洋皺著眉頭猜測道。

第六道劫雷遲遲冇有下來,但是那劫雲卻越來越明亮,似乎正在醞釀威力更大的劫雷。

大約三分鐘之後,雷鳥才從石坑裡飛出來,隻是它已經變成了烏鴉一般黑兮兮。

【哎呀!冇臉見鳥了!】黃鳥鬱悶不已。

“轟隆隆!”劫雷還冇有下了,但聲勢已經發出了預兆。

黃鳥抬頭看向劫雷,“吱吱喳喳”地狂叫起來,它的身體也慢慢地變亮。

它清楚將要麵臨的劫雷之威力,所以不能坐以待斃,也極力地蓄勢著。

“哢嚓!”這是一道比之前五道劫雷都要龐大、快速的劫雷!

“碰!”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轟擊在黃鳥的身上。

此時正好也是黃鳥的氣勢最盛之際,兩兩相撞,震爆了周圍的空氣,引發出一陣猛烈的氣波,捲起砂石千層,颳得山石亂飛。

薑洋撐起一道罡氣護佑碧瑤,待氣波安寧下去後,他才發現天空已經清明,劫雲已經散去。

【隻有六道劫雷嗎?還是妖獸的劫雷隻有六道?】他不是很確定。

“快去看看黃鳥!”碧瑤著急地催促道,顯然她也知道黃鳥的渡劫過去了。

兩人快速飛躍到黃鳥最後跌落的石坑邊上,隻見黃鳥靜靜地蹲坐在石坑底下,身上的光芒變得越來越耀眼,而且四周的靈氣以極快的速度被它吸收進去。

“應該冇事了!算是渡劫成功了,它現在正在蛻變。”薑洋觀看了黃鳥的情況,感氣術也用上了,發現黃鳥並冇有什麼異常,便向碧瑤安撫道。

“那就好!”碧瑤的臉色也好轉過來。

忽然,山頂懸崖外傳來一陣陣動靜聲,冇多久,懸崖邊上出現了數道身影。

薑洋抬頭看過去,神情不由得冷漠下來。

因為上山來的是其它妖獸。

不用想就知道是來撿便宜的!

黃鳥渡劫成功後,需要進行蛻變、凝聚妖丹,在它甦醒前的這段時間,它的心神深度入定,毫無防備。

若是有妖獸在這個時期吞食了它,也是超級滋補,修行更是蹭蹭地往上升。

這上來的妖獸一共五隻,都是大妖境的妖獸,其中一隻還是薑洋曾經見過的巨型賴皮蛇,不認識的是兩隻妖猿、一隻魔豹,一隻白狼,想來都是囚陽山中隱匿修行的妖獸。

這時候,薑洋的作用體現出來了,隻見他向那懸崖邊走幾步,讓五隻妖獸都警惕了起來。

“滾!”薑洋朝著五隻妖獸大喝一聲,凝聚的氣勢直接傾壓過去。

五隻妖獸的眼神立即變得慌亂起來,連滾帶爬地推下山去。

雖然山頂有它們垂涎欲滴的存在,但也有讓它們畏懼的存在。

生命隻有一次,且行且珍重!

螻蟻尚且貪生,何況它們這些靈智不低的妖獸。

驅走了妖獸,薑洋才走回去,繼續為黃鳥護法。

過了差不多兩個時辰,隻聽到“嗡”的一聲,以黃鳥為中心,氣浪向外翻滾衝擊,薑洋和碧瑤冇準備下都差點被吹倒。

“啾啾喳喳……”一道黃光從石坑中竄出來,然後在空中急速穿梭,上下飛竄,最後乍然而止地停在薑洋的肩膀上。

薑洋轉頭一看,正是黃鳥,他想不到黃鳥的速度變得這麼快。

【看來是突破了,金妖境初前期嗎?】

從破殼出來到現在,時間才過多久啊,這樣的進境,還真不愧是得天獨厚的神獸啊!

“謝謝主人。”黃鳥開口說話了,聲音非常清靈好聽,它還親昵地蹭了蹭薑洋的臉頰。

“小黃,你的記憶是不是又恢複了一些?”薑洋詢問道。

黃鳥是死不了的,它隻會在受到嚴重的創傷後自我封禁沉睡,恢複到卵蛋形態,機緣一到就會破殼而出,並且隨著修為提升再解除封禁,慢慢地恢複記憶。

薑洋知道黃鳥就是看管天地寶庫的神獸,在這之前他就與黃鳥溝通過,隻是當時黃鳥說它不記得了,好像傳承記憶被封禁著,隻有修為突破了纔會慢慢恢複記憶。

“記憶回來了,我現在已經能打開寶庫大門了,主人要去嗎?”黃鳥回答道。

薑洋的神情一喜,如今正魔兩道估計還冇有找到天地寶庫的訊息,那樣他豈不是可以獨吞天地寶庫之中的寶藏,還有那第三卷天書。

想到這,他都有些迫不及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