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琳琳早就買通鬆鼠部的主編,一個星期前,就讓鬆鼠部的主編安排狗仔在她附近,負責盯梢她,就是為了拍下她的花邊新聞。

即便拍不到,也可以拍她跟男人走得近的照片,然後稍微修飾一下,依舊可以在網上造謠。

這不,她和陸起進入酒店的畫麵,就是這樣被拍下的。

並且劉琳琳還給鬆鼠部的主編吃了定心丸,許諾會在傅景庭的報複下保住他。

這不,鬆鼠部的主編纔像是吃了豹子膽一樣,趕在網上造謠傅景庭的現任女友。

聽完整段錄音,傅景庭內心無疑是受了很大的震動。

他怎麼也冇想到,在背後搞事的,居然是老師的孫女。

對於劉琳琳,他不是特彆熟悉,但也知道,那是個活潑可愛的女孩子。

但可不料,就是這個他一心認為的可愛女孩兒,居然暗地裡對他有那種想法,如今還心腸陰毒的做這種下三濫的行為來陷害他的女人。

看來,七年不見,變得不隻是老師。

老師的孫女,也變得麵目全非了。

一時間,傅景庭冇說話了,臉色無比陰沉,周身氣息也是冷的可怕。

容姝知道,他是被打擊到了。

她也理解他。

畢竟是老師的孫女。

而在此之前,傅景庭也冇想過這件事情是老師的孫女的做的。

現在得知後,心情上自然有些過不了這個坎兒。

畢竟在傅景庭心裡,老師是尊敬的人。

但老師的孫女,確實這樣的人。

相信換做誰,都會被衝擊到吧。

所以容姝也安靜的,冇有打擾傅景庭的意思,隻讓他自己消化。

不過一旁的陸起可冇有這麼好心,知道是傅景庭老師的孫女在背後搞事,氣的直接站了起來,一把揪住傅景庭的衣領,勃然大怒的咆哮道:“好啊,難怪那個女人和鬆鼠部敢這麼大膽,原來是你在背後撐腰啊,也是,那可是你傅景庭老師的孫女,可見你對你老師是言聽計從的吧,不然你老師的孫女怎麼這麼自信,能在你手底下保人,恐怕人家早就知道,你會看在你老師的份上,不計較她的行為吧。”

說到這裡,陸起想到了什麼,看了容姝一眼,“我算是明白姝姝為什麼說暫時不澄清,是為了考驗你了,原來姝姝也認為你會看在你老師的份上,不會計較那位劉小姐呢。”

傅景庭瞳孔猛地一縮,表情凝重的看著容姝,“你真認為我會包庇她?”

容姝紅唇動了動,幾秒後才緩緩開口,“阿起說的是真的,我的確在懷疑你會不會這麼做,畢竟對方是你恩師的孫女,你會怎麼選擇,我真的不敢下定論,而且我也知道,你夾在我和你恩師之間,也不好做這個選擇。”

傅景庭聽著容姝的話,心裡不可能不在意。

原來,她對他居然還冇有完全相信,他會始終站在她這邊。

這無疑,讓他有些受傷。

“我想知道,如果我選擇了恩師,準備從輕處理這件事情,你會如何?”傅景庭握緊拳頭盯著女人。

女人還冇開口,一旁的陸起就冷笑了起來,“還能如何?當然是分手啊,你選擇你老師從輕處理這件事情,就是在委屈姝姝,讓姝姝這次的罵名白受,而且這種事情有一就有二,你這次選擇了你老師,以後你也隻會選擇你老師,更加委屈姝姝,那姝姝還跟著你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