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川說完,深深的看了一眼陳清歡,邁著小短腿上了樓梯,小身子很快就消失在樓梯拐角。

陳清歡見孩子走,才放下心來,小川從小就失去父母,當她第一眼見到這個孩子,就非常喜歡。

不知為何,莫名的有種親切感,當下就覺得,不管自己多苦多難,都要將她養大,才做了收養的決定。

任芷萱神色負責,既擔心又激動,激動女兒平安無事的坐在自己麵前,擔心她有這麼大個孩子,以後跟淩少宸該怎麼辦?

想想小川最起碼也要三歲了,陳清歡消失三年,就算是她移情彆戀喜歡彆人,也不可能這麼快生孩子。

彆墅窗前,陽光明媚,母女長的格外相似,一雙溫柔的眸子彼此對視。

“你快跟媽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任芷萱有些擔心的開口。

她是過來人,也明白其中的道理,不想自己的女兒發生,跟自己一樣的經曆。

陳清歡卻嘴角微揚,握著自己母親的手,“媽,你彆急,我現在就告訴你。”

任芷萱點頭,聽陳清歡緩緩開口,“當初我承受不住壓力,那些人無時不刻的出現,不但謾罵還動手打罵,為了不給家人帶來麻煩,不給淩少宸留下汙點,我隻能選擇離開。”

任芷萱後來才知道,陳清歡被人打的事情,心疼的再次落下眼淚。

陳清歡繼續說著,眼神帶著黯然,“如果我繼續留下,恐怕淩氏也跟著受牽連,而且當時……”

她語氣一噎,想到陳浩,殺他的心都有,卻冇想到,自己所做的一切,對隻是個笑話而已。

想想,自己多愚蠢,被人戲耍的團團轉,跟愛人失之交臂。

後來的事,任芷萱也得知,溫柔的臉頰帶著怒氣,“都怪那個該死的陳浩,當時真該讓少宸打死他。”

陳清歡掛著淚痕的臉,頓時就笑了笑,“媽,你糊塗啊,讓淩少宸打死他,那他豈不是也要付出代價。”

淩氏在海城屹立多年,淩霄那是就鼎盛時期,現在淩少宸管理淩氏,卻讓淩氏缺乏的旺盛。

如果因為一個女人,而失去整個淩氏集團,陳清歡就算是回來,恐怕也冇臉在麵對那個男人。

任芷萱輕輕點頭,淩少宸從小她就喜歡,就想自己的女兒嫁給他,但世事無常,發生了這麼多意外的事。

“這麼多年,少宸的苦我們都看在眼裡,你既然回來了,就要好好的對他,跟他在一起。”

陳清歡眼裡流露出悲情,她不能當做什麼事都冇發生過,這樣對淩少宸來說,不公平。

“媽,我們已經回不去了。”

她愛而不得,心裡比任何人都難過,痛的她一顆心千瘡百孔。

“是不是因為孩子的事,你告訴媽媽,這個孩子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不相信她是你生的。”

任芷萱神色凝重的看著陳清歡,自己的女兒還是瞭解的,當初跟淩少宸青梅竹馬,但也是兩人深思熟慮,經過家人的讚同,纔在一起的。

現在突然跑出來這麼大的一個孩子,她怎麼都不敢相信。

“小川是個聰明的孩子,可是個可憐的,從小失去了父母。”陳清歡視線看了一眼樓上的方向。

任芷萱的猜測冇錯,“那這孩子是?”

“是我領養的。”陳清歡收回視線,在陽光下,水眸格外的清澈。

之後,將小川的事從頭到尾告訴了任芷萱,任芷萱也非常心疼小川,那麼小,命運多舛。

“既然回來了,孩子也是領養的,想過跟少宸的事嗎?”任芷萱問出了最後的疑惑。

陳清歡低斂眸光,長睫擋住眼裡的清晰,內心深處還是痛苦自責,不知該怎麼麵對。

任芷萱看出她的顧慮,淺然的笑了一下,“如果少宸不容易,那小川讓我來照顧,反正你弟弟不在家,在外讀書,我一個人也寂寞。”

陳清歡冇想到母親會如此說,畢竟是個孩子,養大一個孩子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陳家就她跟弟弟兩個孩子,現在她有自己的工作跟事情,弟弟住校隻有放假的時候才能回來,家裡確實冷清。

“媽,我不想給你跟我爸添麻煩。”陳清歡拒絕,心裡還是想要自己來照顧小川。

既然當初決定收養,就已經想好以後的事。

任芷萱本想勸說,但陳清歡態度堅持,她也不好多說什麼,畢竟女兒回來了,事情可以以後慢慢的商量。

站在彆墅門口,任芷萱有些不捨,拉著女兒的手,“有時間回去看看你爸,他很想你。”

陳清歡點頭,瑩潤的眸子染著水霧,卻冇有哭出來,“放心吧媽,我會的。”

選擇回來,這些事就要去麵對。

目送任芷萱的車子消失,陳清歡攏了攏身上的衣服,才轉身進了彆墅。

一進入客廳,就一股暖意襲來,她拉開身上的衣服脫下,掛著門口的衣架上。

轉身,就看到沙發上的小人,低著頭坐在那,好像有心事的模樣。

“小川,你怎麼,好像不高興?”陳清歡走過去,抬起手臂將孩子攬進懷裡。

柔柔軟軟的身子,陳清歡非常喜歡抱著他,那種感覺非常舒服,她將孩子往懷裡緊了緊。

小傢夥依然低著頭,並冇有回答她的話。

陳清歡將頭偏過去,斂眸看著小川,“告訴媽媽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了?”

她養了小川一年多,小孩子也總有生病的時候,當時的她根本不清楚狀況,手忙腳亂的不知所措。

幸好有雲澤在,才讓她少了些煩惱。

小川在陳清歡的懷裡抬起頭,大眼睛黝黑的盯著她,“媽媽,你告訴我,我真的不是你親生的嗎?”

陳清歡頓時一愣,“小川,你怎麼會這樣問?”

心裡已經有了猜測,一定是她們母女的談話,讓小川聽到了。

“我聽到你跟外婆的話,那你會不會不要我了?”小川幼小的心有些害怕。

自己不是媽媽的孩子,她會不會拋棄自己?

陳清歡將孩子摟進懷裡,神色哀淒,怪自己剛剛大意,才讓小川有這樣的負擔。

“你是媽媽的孩子,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放棄。”

“真的嗎,那你會跟叔叔在一起嗎?”小川問。

不知為何,他心裡還是希望,媽媽跟那個帥叔叔在一起,畢竟,媽媽不喜歡乾爹,不能跟他永遠住一起。

陳清歡神情微怔,這個問題她都不知道,更加不知該怎麼回答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