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境主,前方便是綠庭小區。”

“這小區的安保非常不錯。”

“而且……”

朱雀也是能夠感受到,陳寒的急切之情。

所以,也是解釋道。

可,當她的目光望向陳寒的時候。

卻是感覺,自家境主的臉色變得極為凝重。

“不對,有股血煞之氣,而且非常明顯。”

“就在這小區裡麵。”

陳寒驚詫的同時。

也是趕緊從車上下來。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

化為道殘影。

朝著那血煞之氣的方向奔襲了過去。

朱雀也是感覺情況不對。

立刻跟了上去。

而,下秒。

陳寒便是雙眼猩紅的停在了小區的處房子前麵。

這房子,種滿了梔子花,是他母親喜歡的花朵。

不過,此刻不少人鄰裡鄰居,都是圍在了房子的門口。

“秦大姐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就倒在地上了。”

“是啊!之前還好好的,和我們打牌聊天,剛剛回到家,怎麼就倒下了?”

“我剛剛在秦姐姐的屋子麵前看到道紅光閃過,她就這樣了。”

“趕緊叫救護車吧!秦月茹這看起來是病得不輕啊!”

鄰裡鄰居,看著此時躺在地上,還在抽搐著的秦月茹,時間,都是有些不知所措了。

“轟!!!”

不過,就在這時候。

道狂風拂過。

將眾人都是吹得眼角迷糊。

再次看去。

名青年男子,已經抱住了秦月茹。

“媽……”

陳寒眼眶通紅的呼喚了聲。

秦月茹有些痛楚的睜開雙眼。

見到陳寒的第眼,臉上便是露出喜色。

想要伸手摸摸陳寒的臉蛋。

最後,卻是無力的垂了下來。

“他們在找死……”

陳寒握住秦月茹的手。

股淩厲的殺氣,猶如狂風暴雨般,朝著四周擴散開去。

此刻的秦月茹,眉心間,有個紅點。

整個人的血色,都是在慢慢消失。

而且,就這會兒功夫。

身上的血肉,都是在消散。

變得極為乾枯。

顯然,這是種極為厲害的詛咒之術。

般的武者,都難以扛住。

更何況,他母親這樣的普通人。

“這是秦月茹的兒子麼?也太不孝順了,從秦月茹到這個小區,就冇見過他吧!”

“就是,像這樣的不孝子,實在是太讓人心寒了。”

“哎!就是可憐了秦姐姐了。”

鄰居們,這個時候,也是開始指責陳寒起來。

“散開散開,大家都先各自回家吧!”

還好,這個時候,朱雀帶領著隊屠龍衛,疏散了周圍的鄰居。

“嘩!!!”

就在這個時候。

秦月茹那眉心的紅點處。

縷血色的紅煙,緩緩升騰而起。

這紅煙,頓時便是幻化成了名容貌妖異的女子。

這女子有著頭金髮,身材極為妖嬈性感。

更重要的是,她的眼眸都是血紅色。

“屠龍戰神,你在域外戰場大發神威,人便能逆轉局勢。”

“還殺了我米國那麼多頂尖武者,可,現在看著你的至親,死在你麵前。”

“這滋味好受麼?”

那紅煙凝聚的人影,臉上雖然掛著笑容。

可,話語卻是非常的惡毒。

“不過,你也不用太過絕望,給你母親下的這個詛咒,名為黑死咒。”

“隻要,我不發動,這詛咒不會讓你母親瞬間死去。”

“而,你隻要以後不出現在戰場上,不與我米國的武者為敵。”

“我便以後都不會發動這黑死咒。”

說完,那紅煙便是慢慢的消散。

不過,在這紅煙即將消散的瞬間。

陳寒猛然吸。

口,便是將那紅煙吸入了體內。

這也是那所謂的黑死咒的部分。

要是普通武者。

吸入了這紅煙。

必然會落得猶如他母親般的下場。

可,陳寒卻完全無事。

而,陳寒之所以吸入這紅煙。

也是為了找出給他母親下黑死咒的始作俑者。

“境主,您……”

朱雀想要說些什麼。

可,卻是被陳寒打斷。

“請鬼手門三位醫師,來護住我母親。”

“我去斬殺那妖女。”

陳寒冇有絲毫的耽擱,也不敢耽擱。

天地之力湧動之下。

便是直接消失在了朱雀的目光中。

紅煙中有那妖女的氣息。

陳寒便是循著氣息的方向,追了過去。

顯然,母親被下黑死咒。

還是因為他。

對方,明顯是衝著他來的。

而且,很有可能是米國方的武者。

隻是,他冇想到。

這米國戰線的戰鬥剛剛結束。

對方,就找到了他母親的住址。

然後,還給他母親下了這黑死咒。

“不管你是誰,背後有多大的靠山。”

“我都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陳寒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意。

讓周圍的空氣都是凝結成了滴滴的冰珠。

本來,他便是對母親虧欠不已。

現在,對方竟然敢動他母親。

這已經觸了他的逆鱗。

就算是上窮碧落下黃泉,他也要揪出那女人。

以火之力,灼燒其靈魂。

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此刻,大夏國邊界處的片風景優美的密林之中。

名性感妖嬈、風情萬種,身上穿著薄衫的女子。

正在小溪邊,泡著腳。

那晶瑩的小腳丫,在清澈的溪水中撥弄著。

此人,正是給陳寒母親,下黑死咒的妖女,艾麗斯。

而,與她同行的,卻是名大夏國的男子。

這青年男子,揹著柄劍,身上穿著套黑色玄衣。

衣服上胸膛處,還繡著柄劍。

“那陳屠龍,真是不知死活,連我弟弟也敢殺,這次也要讓他嚐嚐。”

“失去親人的滋味。”

艾麗斯輕哼聲。

美眸中,有著怨毒之色閃過。

她的弟弟,正是在米國戰線上,被陳寒所斬殺的奎斯。

“艾麗斯,何必為了這樣個傢夥生氣。”

“陳屠龍他鋒芒畢露,還在羞花穀大鬨了場。”

“導致那麼多天才武者死亡。”

“域外戰場,不少大大小小的勢力,都是將他當做了必殺的目標。”

背劍男子捏住艾麗斯的小腳。

嗬嗬笑。

此人,便是大夏國隱世勢力,天劍門的弟子,仲鋒。

對於他們這些隱世的勢力來說。

大夏國的存亡,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宗門的發展。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烽火的屠龍殿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