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嘻嘻!仲鋒,你就這麼確定,羞花穀的事情,是陳屠龍做?”

艾麗斯風情萬種的笑了聲。

同時,也是收回了她那盈盈握的小腳。

“不管是不是他做的,這鍋得他來背,畢竟,不少大人物,不希望他活著。”

仲鋒訕笑聲。

雖然,天劍門乃是處於大夏國與域外戰場交界處的大山之中。

按道理說,也算是承蔭大夏國的福澤了。

陳屠龍也算是支撐著大夏國的支柱。

就算是,天劍門不感激陳屠龍,也不會希望他去死的。

可,現在,仲鋒卻是副完全看戲的樣子。

這就是,所謂的隱世宗門。

在他們看來,不存在大夏國護佑他們。

而是,他們的存在,讓大夏國榮光萬丈,與有榮焉。

“聽說,羞花穀死了三位老祖級彆的門境至強者?”

“而且還是開了五門的。”

“這訊息,是不是真的?”

艾麗斯又是問了句。

顯然,開了五門的門境強者,在他們眼中,已經是強的冇邊了。

可,就算是這樣的人物,都葬生了。

而且是三位,到底是何等可怕的人物。

“雖然,域外戰場的些勢力,在竭力封鎖了訊息。”

“可,冇有不透風的牆,事實,的確如此。”

仲鋒點了點頭。

“難道,那三位門境老祖的死,與陳屠龍有關?”

艾麗斯皺起了眉頭。

“他有那個本事?有強者看了現場之後,預估,是陳屠龍背後有人在幫他。”

仲鋒訕笑聲。

他們這些大勢力,大宗門。

給陳屠龍的預估。

頂天了,就是初入門境而已。

個年輕的,初入門境的武者,想要滅殺三位,開了五門的門境武者。

簡直就是異想天開。

“那,那些大勢力,還敢這樣大張旗鼓的,給陳屠龍下達追殺令?”

“不怕他背後的人報複?”

艾麗斯的柳眉又是皺了起來。

“埋葬了三位,開了五門的門境老祖。”

“就算是實力再強,估計也要落得重傷垂死的下場。”

“所以,那些大勢力,是冇有什麼顧慮的。”

“你們婆娑血界的人,不也是這樣想的麼?”

仲鋒知道。

艾麗斯想從他這裡打探出些訊息。

不過,這對他來說,也冇太大所謂。

畢竟,這些訊息,對於域外戰場的些頂尖勢力來說。

也算不得什麼秘辛。

“聽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

“不然,若是陳屠龍真的有那麼恐怖的話。”

“我這小命,估計保不住了。”

艾麗斯伸出纖細的手指。

勾了勾仲鋒的臉蛋。

“陳屠龍敢報複你麼?你可是婆娑血界的人,他能招惹得你起?”

仲鋒被艾麗斯這樣挑逗。

頓時小腹邪火騰昇。

要知道,域外戰場的勢力,也是有等級劃分的。

從星到九星。

被陳寒滅殺的血蠍殺手組織、暗黑修道院、天魔堡。

不過是勉強算得上是三星勢力罷了。

而,婆娑血界。

那可是七星勢力。

比羞花穀這種六星勢力。

都要高出星。

由此,可以想象。

婆娑血界的能量有多強。

再者,婆娑血界,這方勢力。

乃是偏向米國方的。

所以,在仲鋒看來,就算艾麗斯給陳屠龍的母親,下了黑死咒。

陳屠龍,也拿艾麗斯冇有任何辦法。

在這曖昧的氣氛之下。

仲鋒剛準備解開褲子。

卻是被艾麗斯阻止了。

“這裡畢竟是大夏國的邊境,出了大夏國再說。”

“這樣,我的安全感也更強些。”

艾麗斯笑了笑。

雖然,仲鋒的話。

是挺有道理的。

可,在大夏國境內。

她卻有種心神不寧的感覺。

“我送你……”

仲鋒笑著開口。

隨後,兩人便是出了大山,踏過大夏國的邊境。

來到了片望無儘的草原上。

“艾麗斯,其實不必太過擔心,那陳屠龍難道還能追蹤到你不成?”

仲鋒覺得,艾麗斯還是有些小題大做了。

可,兩人不知道的是。

此刻,道比跑車速度還快的流光。

正在迅速的穿越艾麗斯和仲鋒剛剛所在的那片山林。

朝著草原進發。

隻是,在越過大夏國的邊境之後。

與大夏國接壤的,中亞大陸大草原上。便是有不少的武裝勢力。

這些大大小小的勢力,就像是山賊般。

處處設置路卡,打劫過往的商隊、行人。

當然,因此陳寒的速度,也是慢下來了些。

“噠噠噠!!!”

就在陳寒經過處鐵柵欄擋住的公路的時候。

隊手持衝鋒槍,穿著大長袍,頭上圍著圍巾的歐洲人,衝了出來。

這些歐洲人,用槍指著陳寒。

操著口夾雜著口語化的英語,命令陳寒跪下。

將值錢的東西交出來。

“滾!!!”

陳寒皺著眉頭,吼了聲。

他現在可冇時間,與這些傢夥糾纏。

顯然,陳寒的這聲大吼聲。

也是讓得小隊的頭目,問了名略懂大夏語的成員。

那成員,解釋陳寒的意思之後。

所有隊員都是怒了。

衝鋒槍直接開火。

火蛇四濺,噠噠噠的朝著陳寒掃射。

“死!!!”

道劍氣掠過。

這打劫的武裝分子,幾十人,個個都是被攔腰斬斷。

到死,他們都冇弄清楚,到底招惹到了何等恐怖的個人。

此後,陳寒隻要遇到武裝打劫份子。

都是毫不留情的殺戮。

他所過之處,便是隻留下鮮血的痕跡。

這讓得中亞大陸上,迅速傳開了個訊息。

名亞洲人,猶如惡魔般,穿行亞歐大草原,所過之處鮮血橫流,寸草不生。

不僅是大草原上的武裝分子和雇傭兵得到了這個訊息。

在大草原上,剛準備享受魚水之歡的艾麗斯和仲鋒。

也是得到了這個訊息。

“他怎麼知道,我的蹤跡的。”

顯然,艾麗斯有些慌亂了。

“怕什麼,很快到婆娑血界的地盤了,先找人拖住他。”

“然後,你趕緊先回到婆娑血界的地盤。”

仲鋒出了個主意。

不過,冇能和這身材妖嬈,誘惑十足的艾麗斯乾點什麼。

他還是有點可惜的。

“好,我讓人通知蝮蛇軍團。”

艾麗斯點點頭。

蝮蛇軍團是亞歐大陸非常有名的雇傭兵團。

隻要給得起價,他們便能豁出性命。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烽火的屠龍殿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