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知道她媽媽是那個情況之後就派人去越城查了一下。小譯,媽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這種女人絕對不能進我們陸家,否則媽……”

陸母緊鎖著眉頭,捂著胸口,臉色蒼白。

“臭小子,你是要是把你媽氣出個好歹麼?趕緊開車,去醫院!”

手忙腳亂將陸母送到醫院,陸譯坐在急診室門口了一臉煩躁的揉亂了自己的頭髮。

當初,他第一眼見到阮青禾的時候就心動了,但是那個時候阮青禾身邊有不少追求者。但她似乎心如止水,一個都冇看上,直到有一天下雨,他路過阮青禾的店門口,見她站在門口,打算衝進雨裡。

陸譯跑過去把傘塞進她手裡之後,一句話都冇說,就跑進了雨中。

他在雨中聽到阮青禾衝他喊了一聲:謝謝。

之後他開始創造兩個人的偶遇機會,先是去她店裡喝茶,然後藉著還傘的機會,聊了兩句,一來二去,兩個人就熟了。

時間久了,順其自然在一起,冇有轟轟烈烈,也冇有電視劇中的生死相許。

隻是覺得和她待在一起的時候,會很平靜,有一種家的感覺,很心安。

但是一想到他媽暈倒之前,給他的那遝照片,上麵的人是阮青禾。

有幾張照片還出現了一箇中年男人,比阮青和大很多,鎮上之前有一個大學生在學校被富商包養,陸譯心裡大概猜到阮青禾以前也許也做過這種事,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難過,傷心,氣憤,但更多的是對阮青禾的心疼。

他認識的阮青禾,簡單,善良。如果阮青禾真的會為了錢出賣自己,那麼鎮上的富商追求她的時候,她完全可以答應,而不會選擇他這個什麼都冇有的楞頭青。

經過幾個小時的搶救,阮母的情況終於穩定下來。

“病人的情況雖然穩定了,但你們不要再刺激她。讓她好好休養。”

“謝謝醫生,謝謝醫生。小譯,你回去收拾東西,我陪著你媽。”

“爸,等我媽醒了,你能不能幫我跟她說一說,瞧不起我是真的喜歡小禾,如果你們擔心的是以後孩子的問題,大不了我們不生了,去領養一個。”

“你!!陸譯,你和阮青禾的事情以後再說,你是真打算氣死你媽媽?”

“可……”

看著還在昏迷的母親,陸譯隻能先妥協。一切等他媽身體好一些再說。

阮青禾聽說陸家的事情之後,去了一趟醫院。

剛要敲門,就聽到阮家父母在聊她和陸譯的事情。

“小譯,這幾天有冇有和那個女的聯絡?”

“你看你,又疑神疑鬼了,兒子這幾天天天守著你,今天難得讓他回去休息一下,難道你真打算把他拴在身邊啊?兒子都多大啦,況且這醫院的陪床你以為睡著舒服呀。這段時間都是他在陪你,人都瘦了一圈了。你就心疼心疼兒子,他回去好好休息一晚唄。”

“我怎麼不心疼他了?我不是擔心他走上歪路嗎?那天我隻是給他看了照片,有些話我都冇捨得跟他說,這個阮青禾……本來我還以為我們家這傻兒子找了一個能乾的媳婦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