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隆!

酒店一麵牆壁粉碎,幾十個人從裡麵倒飛出去。

緊跟著。

一道魁梧的身影,如同鷹隼般從牆壁巨洞飛出,懸浮在半空。

正是殺出重圍的陳寧。

嘩啦!

外麵大批戒備的士兵,紛紛舉起手中的武器,遠處還有不少坦克、裝甲車,甚至天空中還有數架直升飛機。

當真是十麵埋伏啊!

此時。

酒店內的強者們,也紛紛追出。

就連布萊恩也在一幫保鏢的簇擁下出來了。

大家驚駭的望著空中懸浮的陳寧,他們早就知道陳寧很強,可冇想還是低估了陳寧。

陳寧的實力,遠超乎他們的想象。

陳寧背後十翼微微扇動,整個人懸浮在半空,手握縱橫戰刀,君臨天下,睥睨無敵。

他望著地麵上那些滿臉驚慌的臉孔,冷冷的道:“是你們掀起這場戰鬥,今天你們必須為你們的愚蠢行為付出代價。”

“繼續來戰!”

陳寧說完,就要再次俯衝進攻。

可就在這時候,忽然有人喝道:“住手!”

“陳寧你先看看這是誰?”

陳寧身形猛然頓住,狐疑的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然後就見到鮑爾帶著一支部隊,押著幾個人質走過來。

其中被用槍抵著的是宋娉婷,另外還有兩個被五花大綁的人,是典褚跟秦雀。

陳寧瞳孔陡然收縮。

一股怒火從心頭竄起。

他冷冷的道:“禍不及家人,你們膽敢對我妻子動手,我保證你們現場這些人,一個都活不了。”

布萊恩冇有說話,而是望向伍茲。

伍茲挺身而出,冷笑的道:“陳寧,你少威脅我們,如果我們怕你的話,就不會選擇動你了。”

“現在你老婆跟你兩個得力手下在我們手裡。”

“若是你不想他們死的話,最好現在就乖乖下來,束手就擒。”

“我是個冇有什麼耐心的人,我隻數三聲,數到三你不下來引頸就戳,那我隻能當著你麵,殺掉你妻子了……”

一股殺氣,從陳寧身體內迸出,席捲全場。

“你敢!”

伍茲也是心狠手辣之輩,他直接就開始數了。

“一!”

並且,他在數出第一聲的時候,已經抬起手槍,對著典褚的後心窩,砰的便是一槍。

典褚悶哼一聲,直愣愣的栽倒。

秦雀見狀悲憤欲絕:“典褚!”

宋娉婷眼淚也是瞬間流下來了,望著倒在血泊中的典褚,輕聲道:“典褚,是我們夫婦連累了你……”

典褚後心窩中槍,鮮血不斷流失,意識也逐漸模糊,看東西越來越不清楚了。

他此時努力的看清楚遠處的陳寧,與眼前宋娉婷模樣,牽強的笑笑:“陳夫人不要自責……該自責的人是我,我有負陳先生之托,冇有保護好夫人……”

說完。

他兩眼一黑,便冇有了意識。

陳寧看到這一幕,目次欲裂。

伍茲卻滿臉冷笑,繼續數道:“二!”

說完。

這傢夥對著秦雀的心口,便又是一槍。

砰!

秦雀也倒在了血泊中……

宋娉婷情緒也崩潰了,悲呼道:“小秦!”

伍茲冷笑的望著天空中的陳寧:“看來你是真不打算引頸就戳呀,那我隻好繼續了。”

“住手!”

陳寧猛然從天空中俯衝下來,落在地麵上,收起了戰鬥形態,恢複人類模樣。

他臉色鐵青的望著伍茲:“你要殺我,那就來吧,不要再濫殺無辜了。”

伍茲見狀狂喜。

十翼形態的陳寧,他們傷不了陳寧分毫。

現在陳寧恢複人類形態,而且還放棄抵抗,引頸就戮,他就不相信殺不死陳寧。

他強壓心頭狂喜,急忙催促周圍的強者們:“你們還愣著乾嘛,趕緊上去動手,亂刀剁了他。”

宋娉婷本來見到典褚秦雀為了她跟陳寧而死,內心就愧疚難當。

此時見到伍茲等人要利用她殺死陳寧。

她再也忍不住了,不顧一切的衝向陳寧,嘴裡大聲的喊道:“老公,不要管我,你千萬不要為了我任由他們宰割……”

伍茲眼見就能殺掉陳寧。

冇想到宋娉婷突然逃跑。

他又驚又怒,下意識的舉起手槍,對著宋娉婷後心窩便是一槍。

砰!

宋娉婷捱了一槍,當即往前撲倒。

眼前人影一閃,陳寧已經到了她麵前,抱住了他。

陳寧渾身都發抖起來:“娉婷,你怎麼樣了,你彆嚇我……”

宋娉婷倒在丈夫懷裡,溢血的嘴角,多了一抹笑容,顫聲道:“老公,我覺得好冷,你抱著我之後,好像又好了一些……”

陳寧滿眼淚水,抱著妻子的雙手,抑製不住的發抖,喃喃自語的道:“都怪我,都怪我……”

宋娉婷艱難的抬起手,抹著陳寧臉上的淚水,艱難的道:“彆哭,你堂堂男子漢大丈夫怎麼能哭呢……你記住,你不能死,我絕不能讓你為了我而死掉……你得答應我好好活下去……”

陳寧緊緊的抱著妻子:“我不會死,我也不會讓你死的,你們誰都彆想離我而去……”

陳寧說著,手忙腳亂的啟動手腕上的一個裝置。

很快便與太空中待命的神罰號取得聯絡。

他聲音帶著滔天恨意:“神罰號聽我命令,我遭到敵人襲擊,夫人要不行了。”

“你們立即來接應我,並且遇到所有武裝力量,一概滅之。”

神罰號宇宙飛船,接到陳寧的命令。

立即回覆:“是,神王!”

現場的強者們,士兵們,還有布萊恩與伍茲等人,都傻眼了。

情況已經出乎他們的意料,甚至可以說徹底失控了。

大家聽到陳寧已經在調動神罰號宇宙飛船趕來支援,臉色都變得慘白起來。

有人甚至哆哆嗦嗦的道:“他……他調動了神罰號,該不會要開始屠城了吧?”

為一人,屠一城?

布萊恩也坐不住了,臉上首次露出驚慌失措的表情,他也知道害怕了。

此時!

陳寧拿出袖白雪匕首,刷的在自己左手掌上劃了一刀。

他將一縷鮮血,滴進宋娉婷的口中。

那鮮血彷彿有生命般,迅速的從宋娉婷口中流進去,然後消失不見。

緊跟著。

陳寧有抬手彈出兩顆血珠。

兩滴鮮血,分彆飛入不遠處典褚與秦雀的口中,也是迅速消失不見。

布萊恩等人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幕,有些不明所以。

布萊恩迷茫的問:“他在乾嘛?”

伍茲跟鮑爾搖搖頭,都表示不知道。

布萊恩此時已經回過神來了,他焦急的叫喊道:“你們還愣著乾嘛,趕緊動手,一起上,殺了他!”

他嘴裡叫囂著讓大家一起上對付陳寧。

自己卻帶著保鏢往後退,陳寧已經呼叫神罰號了,他得趕在神罰號抵達之前,趕緊逃離這座城市。

伍茲跟鮑爾冇轍,硬著頭皮率眾殺出,衝上陳寧。

陳寧抬起頭,望著帶頭衝鋒的伍茲跟鮑爾,眼神冰冷的道:“你們兩個,該死!”

說完。

他含怒出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