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小說網 >  專屬甜寵送上門 >   第2137章

-

宮雅月有所感應似,轉向宮弘煦,“是我授意陳道言那麼做的。”

“你?”宮弘煦的眼神頓時變得古怪了起來。

宮雅月卻一臉平靜地說道:“陳道言之前主動提出要替我審訊辛家人,我同意了,並且允諾他可以適當使用一些非常規手段,不過也許是急著定案,他的做法就激進了一些......”

說著,她頓了下來,朝宮守澤看去,眼瞼微垂地說道:“父親,這件事我有推脫不了的責任,我願意接受處置。隻是——”

“如果按照弘煦的說法罷免他的職位,我認為是有點小題大做了,而且在當下這個時間點,也並不合適。”

宮弘煦聽得眉頭直皺,不由地直呼其名:“宮雅月!陳道言那樣的渣滓你也袒護,你想做什麼?”

宮雅月溫聲回答:“我隻是向父親說明瞭實際情況。”

說完,無視宮弘煦的憤怒,目光重新回到宮守澤身上。

宮弘煦不爽極了,正要再罵兩句。

宮守澤出聲斥道:“冇大冇小,怎麼跟你姐姐說話的?!”

宮弘煦一愣,“父親?”

“雅月說的不無道理,當務之急是把辛家的案子解決,國安司司長這個位置非同小可,不是你三兩句話想動就能動的,所有的事情,等辛家案子了結之後再說。”

宮守澤的目光在姐弟兩人之間轉了轉,暗含警告地說道:“我剛纔已經把話說的夠清楚了,你們倆各憑本事查案。誰輸誰贏,兩天後自見分曉!”

宮守澤這麼說,宮弘煦自然認為他是偏袒宮雅月和陳道言,頓時臉色黑得更難看。

宮雅月卻品出了幾分不同的味道。

她動了動唇,話到嘴邊卻還是嚥了回去。

姐弟倆一起走出議事廳。

走出幾步後,宮弘煦譏諷的目光落到宮雅月身上,帶著敵意,冷冷道:“現在你滿意了?我倒要看看你跟陳道言同流合汙,能不能贏得了!”

宮雅月不為所動,淡淡一笑地說道:“好,那就拭目以待。”

議事廳的大門緩緩閉合。

一下子寂靜了下來。

微風從窗外吹進來,拂動一片窗簾。

宮守澤若有所感,緩緩轉過身,看著出現在身後的女人。

“弘煦的話你都聽到了?他們給辛晟夫婦送去的藥丸是出自秦舒之手,你知道該怎麼做了麼。”

女人隱在灰藍色鬥篷下的臉上露出一抹弧度,微微彎身,“請等候我的好訊息。”

宮守澤擺了擺手。

女人纖細的身影朝著窗台一躍,宛如一隻藍灰色的枯葉蝶,消失在空中。

與此同時。

鄭宏安的私人住宅裡,正在書房處理檔案的他,接到了來自下屬的電話。

“司令,查到了!”

“說。”

“冒充辛小姐出現在監獄的,是褚臨沉的人。”

下屬的話音落下,鄭宏安手上的檔案被啪的一聲合上。

他神情錯愕,“是她?”

又追問了一句,“確定冇有弄錯?”

“我們通過路段監控追蹤了那輛車的去向,不會有錯。”

“褚臨沉麼......”鄭宏安若有所思地呢喃著,眉頭緩緩皺起,“有易容這種本事的人,那看來隻有她了。”

......

次日一早。

秦舒準備出發去國醫院。

她在樓下等褚臨沉把車子開出來。

等了幾分鐘,纔看到他的車緩緩駛過來。

近了以後,她注意到褚臨沉的臉色有些不對勁。剛纔去開車的時候,明明還一臉輕鬆的,現在卻顯得莫名凝重。

她拉開副駕駛的車門,坐進去,“出什麼事情了嗎?”

褚臨沉伸手替她把安全帶扣上,幽深的目光看著她,語氣低沉地吐出:“路夢平死了。”

“......”-